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9th Aug 2008 | 思考/揭露 | (2430 Reads)

《扉之外》(扉の外)第三集,2007年9月出版,《扉之外》最後一集。

戰敗班二年二班,跟其他落敗班級一樣同學們無精打采、行屍走肉地活著。努力尋求突破的同學中山美鈴在人工智能蘇菲亞給予他們一次重新玩遊戲的機會時,雖然不知道失敗的懲罰為何,仍決定參與。「通過三道門後,除了能夠到外面去,還有特別的獎品」,原以為輕鬆抒壓的遊戲,一如以往,將同學們帶到混亂醜惡的深淵。

 《扉之外》的最終回,仍舊挑起人類之間猙獰而單純的一面,好看緊張,只是內容當中和想訴說的東西有點難言。

首先從遊戲開始了解這本書。今集的遊戲儘管仍是簡單設定、隱藏曝露人類各種面目的可能的遊戲,但相較第一集戰棋攻略、第二集樸素而精細的包剪布,這集網上射擊遊戲感覺自由度大了許多,沒有在細小的限定規則、顯然可見的競爭對手中互相爭勝、慢慢現出人們不同面貌叫人讚歎不已的驚奇。

網上射擊遊戲的設定是﹕開始時每人有十發子彈、一天只可玩二小時、盡量擊倒敵人以提升自己裝備和享受。跟前二集遊戲強制逼迫參與者們互相交流、勾心鬥角的規則不同,這集遊戲乍眼看來既可以獨自遊玩、也可以和別人合作打倒NPC(non-player character)一起取勝,但這次的遊戲跟之前的本質上還是一模一樣的。因為,原本看來和平愉悅的世界,沒有一目瞭然的製造紛爭的起因,其實潛藏在遊戲的核心,隨著遊戲進行大家必然會發現它們,而讓一切一切陷入可怕可悲的人間混沌之中。

第一集是梅花卡的交流作用(不同群體的人類間的溝通和接觸),第二集是每次出牌對彼此的影響(人類每個行動每次互相接觸都不能抗拒地一定互相影響,當中代表信任合作還是背叛紛爭?),第三集是有限的資源(將人類間信或不信的行為理念加劇、迫使人們必須作出決定的導火線)。三集設定最大的共同之處就是這些隱藏的、顯示現實世界人類間的交流必定存在、而這種接觸一定引起許多結果,作者集中觀察的是這些接觸和溝通到底偏向「信」還是「不信」?人類可以真正地以言語而不是子彈溝通嗎?「這是很容易被摧毀殆盡的拂曉一夢,卻是許多人們仍奮鬥貢獻追求的理想鄉」第三集遊戲設定貫通了三集,將這個《扉之外》的理念、目的和疑問真相大白,並為問題給予解答誕生的平台。

第三集的隱藏設定「有限的資源」如何影響人類之間的交流和關係?書中首先以主角中山美鈴和二班同學間的氣氛和行為作出探討。「獲得」並不能很好地團結內部,只有「失去」和對「失去的恐懼」才能迫使人們團結一致。這個對團結的理解作出反面質詢的思考方式,中山美鈴漂亮地把握住。她在得知利益(玩遊戲的快感和獎賞,也是第一道門之前的天真階段)並不能好好約束、維繫全班的團結和合作後,漂亮地利用了面前出現的困境和失去利益的恐懼(第二道門前展示的殘酷現實)成功領導了二班。

除了班上(同一團體)的團結和交流外,班別(不同團體)之間的接觸中山美鈴的行動說明了一點﹕不同團體間的交流溝通必須遵守並理解一個前提下才可以實行──認清楚每個團體沒有完全一致的利害背景,也因此它們才是不同的團體,團體間「平等」的合作和互動需要涇渭分明的對等立場認知,就算團體對象是同學、朋友、人類也一樣。美鈴先於別人確認這一點的冷酷堅硬,然後也先於別人泯滅、迷失了這點另一面所代表的溫暖人性,催化了射擊遊戲的進行和結局。

除了信任和交流的主題外,書中照舊牽涉一堆令人關注的相關命題。團體間會談機會產生和「做秀」;「失去」只是團結的肇因,如何維持團結還需要統合力和領袖;真正和衷共濟的可能;子彈、手環的意義和重要性;二小時不利設定的用意;三道門之間空間的差異和原因;不同世界的關連、存在和重要性;讓外間的人介入射擊遊戲的理由;正面因子負面因子善意惡意如何影響溝通的結果等等。其中幾點略略談一下我的想法。

合作的可能性。真的不可能合作嗎?美鈴所持的是恐懼平衡的論點。戰爭終會發生,戰爭必定發生,重要的不是戰爭的原因理由目的主張,而是戰爭帶來的結果和改變。人們能做的只有如何從戰爭中存活下來、如何減少傷害,這就是不可能合作的恐懼平衡世界。

今集警句引用的、書中中山反覆提及的恐懼和自保是引起團結和戰爭,矛盾而互為表裡的可悲輪迴的原因。只是,這也只是表面的說辭而已。那副「有些事是不得不做的」的嘴臉,是不是跟某位、或某些主張正義的大人物很像呢?她說過伊集院只要有能夠表現的華麗場面便會滿足,這點,用在她自己或某些人物身上也剛剛好。有時是場面、有時是權力慾,有時是控制和領導帶來的滿足……這就是不可能合作的真相嗎?因為少許誤解、小小歪念、一點越界,就會被這些人物(或所有人)和私欲引領到無法衷心合作、袒裎相見?

班級原本受困避難所和虛擬遊戲的世界,兩者之間的關係已不是網路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的分別了,初看來更像「天堂和人間」、「靈魂心靈的空間和肉體的現界」。遊戲中死亡的人會永久留在避難所,不能再回遊戲。遊戲中最重要的朋友彼此反而更難溝通接觸;當遊戲中死亡後,人們才會開始重視、目視逝去的人;沉迷遊戲、汲汲於遊戲中爭權奪利的人們逗留在扉之內的時間大減、在那邊的身體也越來越瘦削。而且,而且在遊戲世界中為求享樂自保而失去的子彈會在避難所中重現。這代表無力的人們在現實肉體的世界上失去的對抗心和「保存自我的力量」只能可悲和可憎地在虛無心靈的空間報仇、彌補?

一直看下去,慢慢發現其中幾個世界之間並不止這種關係。避難所中所有學生大都希望回到原本的外邊,不想逗留在避難所過著爛泥一般的生活。部分有動力、渴望改變的人(無論積極或消極態度)會努力參與不同的遊戲,他們便是三集中不同的主角。其他人們有些選擇放棄、大部分人都是無所謂、沒有個人主張地隨波逐流,沒有強烈的意願以及努力。或許這部分可歸咎於椅子、遊戲系統的麻痺、將他們感受和思考的能力劣質化,但這應該是將現實世界中作者想指出的情況的結果以這個理由減少到達的時間而已,並非問題重點。重點在於無視困在避難所的學生們的態度、想法、個性,他們精神的、肉體的世界的界線都慢慢變得模糊。

原本活著的東京、避難所、射擊遊戲的虛擬空間、避難所上層的活動空間,這些不同的地點、它們映照的原本水火不容的異質世界的分野,在故事發展到最後,好像慢慢變得,無所謂了。留在此間也好,走出門外也罷,來到上邊盡情娛樂也好,在下方昏沉度日也沒差。隨波逐流的大眾先不說,那中山美鈴、高橋進一、千葉真一、上原潤、正樹愛美、蒼井典子呢?他們(曾經)脈動的心、曾經為了什麼而拚命的感情,最後變成了什麼?《扉之外》最大最深最黑最讓我回味的地方並非遊戲、並非事情(扉之外實驗)的真相,而是當中激烈跳動的不同情感變得衰弱、靜寂的過程,以及人們從中得到或失去了的東西。

射擊遊戲中,越過一道又一道門,戰鬥越來越迫真、畫面越趨向真實,感受到的痛楚和被擊倒的對象的痛楚亦復如是。《扉之外》一個絕妙的地方在於它不用偏離常軌的獵奇扭曲,能夠從平凡現實中人們每天理所當然的行為道出比前者更加黑暗的黑暗。同樣越過一道又一道門,到達扉之外的角色和我們,看到的景色和眼淚,    ?

第三集存在著跟第一集不同的寫作上的問題,可能部分跟作者於想表達的事物的考慮不夠有關,令到這集在遊戲、人物、感情、內涵的引力變弱,結局老套的「世界的神」也可能令人倒胃口/發悶,但是《扉之外》思考平凡中的黑暗,尋找答案的方式及結局有趣,令人深思。

今集警句﹕ 

美鈴的確從沒想過要和士兵交流。因為害怕遭到攻擊,只好先攻擊對方。子彈的交流是最簡單的。

這本來就是一個不可能合作的遊戲,遵守嚴格的規則只能使大家行動一致。但是現在規則已經遭到破壞,難以再有任何保證。不嚴密的思考和行動,可能又將導致遊戲失敗──和上次的遊戲一樣。

「這只不過是遊戲嘛,可是一旦大意,還是必須及到處罰。所以我們為了保護自己,有些事是不得不做的。」

蒼空部屋 - 扉之外  03

剎那間如履薄冰 - 扉之外 第三集

天下無雙轟天炮 (偽) - 扉之外 (03)

土橋真二郎 - 扉之外1

土橋真二郎 - 扉之外2

土橋真二郎 - 逃離樂園島1 (66分) 


[1]

我覺的結局有點濫....


[引用] | 作者 路人 | 5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那可試著多著眼於結局以外的好地方!

我以前滿介意一本小說的結局,或小說的主題/意義。現在倒覺得一部小說有太多地方可供「賞遊」,值得玩味呢。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8th Mar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