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1st Jul 2011 | 奇幻/冒險, 校園/青春, 華人華文 | (2891 Reads)

Picture 

夜透紫,香港輕小說家,女性。學生時代創作過同人誌,多年來在網路發表小說作品。2009年,短篇《Presque vu》獲選第九屆倪匡科幻獎佳作,輕小說作品《字之魂》於2011年贏得第三屆台灣角川輕小說大賞的銅獎。

《字之魂》,2011年7月出版,插畫家為ky。

天降鳥屎是很倒楣的衰事,但是天降玉璽原來遠甚於此!
別人都從天空收到美少女,名為鳳熙旭的中學生卻遭遇高空襲物!
大難不死後,他更成為什麼「鳳」字的宿主?喂喂,不是開玩笑吧。
理論上可使用文字作戰,上演異能英雄戲碼,事實上可被文字所襲擊折磨啊啊!?
面對字魂的騷動、邪惡字魂師的覬覦、對頭勢力宿主的威脅,
好逸惡勞的他會步向BAD ENDING嗎?

(以上內容簡介改寫自書背文案)


我的主場來啦!讓我這樣興奮的《字之魂》閱讀感倒是難以下筆。

《字之魂》的第一印象自然是香港人作者的身分,以及拿香港的大型屋邨(村)和中學作背景。本書既以文字為題,作者文字自也不差,雖為了忠實描寫香港人口吻語氣保留了些許廣東遣詞用語(快手快腳、掉頭之類),但全文文字流暢,相信台灣和大陸讀者沒有看不懂的地方。

本作相當著重「香港味」、中華文字文化,以及小說在娛樂性、正面意義和輕小說特性的平衡。特別最後一點,我覺得作者對內容的內涵和正面意義有堅定的主張,但與輕小說特質與趣味調勻尚不自然融洽。以下逐項闡述這三項特點,最後提一些我對《字之魂》的見解和建議。

香港味,誇張點說,把本書拆開一頁一頁單獨來看,也頗能認出作者是親愛的香港同鄉。接近廣東口語的行文,加上主角鳳煦旭十分道地的港人思維和對白,把「香港」這稀有屬性寫得充滿活力而吸引

主角阿旭的港人特徵,就是一目瞭然的現實主義,一味講究賺錢、利益、(個人)權利、好逸惡勞等,這稟性真是真實到不行啊。雖不想香港人被如此標籤,但這副模樣正正反映香港人的主要面貌、價值觀。而作者筆下的現實小鬼,卻比日本輕小說特徵不鮮明的主角刻板模組(缺乏行動力、濫好人、屈從劇情的拉線木偶)活潑得不在同一個次元。看他整天嚷嚷「追討賠償」、「為什麼我要……」、「開玩笑!」、「值錢嗎?」,跟凰老唱反調就笑翻我了。

廣東口語的行文,該怎樣說,是不盡洗練、不甚字正腔圓的說話方式。廣東口語的用字用詞,以我粗淺的認識,在助語詞、語氣較詳盡和豐富,常有以書面語、正統的語文來看屬於多餘、變化不大的連接詞。例如「可以」、「這樣那樣」、「根本」、「就是」、「而是」、「發生什麼事了」等等。作者文字功夫到位,刻意保留不影響理解的廣東用語和文風,以一介港人來說當然有親切感卻少了文字美感,不知道台灣大陸的華人是否有同感呢?

中華文字文化。仍使用繁體字的華人,或多或少對簡化字及繁體字抱有相當的喜惡態度,甚至擁有保存中華文化遺產的使命感,作者顯是深愛傳統文字和文化的熱腸人。《字之魂》以中文字、中文字簡化為題材,卻沒有向讀者說教、倡導、灌輸的強硬和主觀感覺。雖有提及簡化字對字魂是浩劫災難,雖有流露對繁體字的熱情,本作客觀處理這敏感的題材,表現出中文字意涵、源遠流長的歷史背景,以及文字本身的趣味。鳳龍兩族的興貴、字魂尊卑有別、字魂勢力跟土地歷史的淵源、宿主字魂師等構思滿吸引的。

關於輕小說特性的拿捏,貓女灼華、學生會長是對頭、台灣輕小說、冷豔美女同學和被害妄想青梅竹馬等「輕小說元素」用得生硬,斧鑿痕跡明顯。作者筆下的主角和校園、家庭生活儘管貼近年輕人,也有可愛的傲嬌字魂和田村麻奈實(《我妹》角色)一般的純樸青梅竹馬,不知是太香港本地化還是中國文字份量略重,感覺偏向青少年小說多於輕小說。編入輕小說元素有點突兀牽強的感覺,萌不怎麼賣好、角色缺乏加深塑造(除男主角外)、凰這重要的異常世界的嚮導盡被其他配角比下去,屬性和身分重疊等。

關於本書的特點,不能不說獨創的文字戰鬥系統。比起被用濫的魔法魔術、煉金術、陰陽術、道術的法術系統,利用華人對每個中文字的情感、意涵、歷史和引申意義等眾多因素發動的文字物理和法術攻擊,自由度和新鮮度肯定破表了。沒有束縛就沒有自由,《字之魂》的戰鬥因其極高的自由度面臨了「如何束縛」、「規則該如何定立」的難題。書內主角多番吐糟字魂法術系統的隨便,正是其一。雖然書末提到龍家宗主有隨身必備的好用術式這某種程度的規範和更好掌握的條理,戰鬥看似不明、隨機、如何更適當發揮實力等問題我仍覺得影響了這新奇的文字戰鬥的樂趣,期待主角在續集有更多針對這方面的修行。


上述是《字之魂》的作品特徵,以下是閱讀感難以下筆的原因,一些我對《字之魂》的感覺和建議。

《字之魂》整體水準不俗,基本功紮實,主角個性、女角魅力、主題及設定、幽默感、日常情節陳述,全都有趣,讓我一口氣讀完。只是,用廣東話來說「到喉唔到肺」,各方面都有半湯不水、不上不下的窘況,以下將詳述之。

長篇與短篇,難以界定《字之魂》是短篇集還是完整的長篇故事。即使把第一集作為引子的輕小說例子大有人在,但長篇一般有好好描繪故事藍圖、目標、重心和趣味方向,就算劇情不完整,讀者不會感到迷失,對主角的奮鬥目標和原因不會摸不著頭腦。

《字之魂》共四章,每章都是一篇完整的故事,也有順應時序的關連,何解長篇小說的感覺稀薄呢?竊以為是內容鬆散、重心不穩、進展緩慢的關係主角學習字魂知識,鍛練能力的原因淡薄,至少按書內的描述沒迫切到有讓主角好好學習,足以構成主角為之佔去第二、三章許多篇幅的動機。本來主角有保身保命的被動動機,課室一役本來把敵對勢力的潛在威脅造成實際的衝擊,為劇情帶來重大的懸疑感和轉折,但作者卻輕易把唯一的重大誘因放之東流。讓接下來的第三章《輕小說的再教育》頓成短篇一般的輕鬆喜劇,長篇的佈局和整集的方向成謎,主角的學習動力也隨輕鬆的這章變得模糊無力。

作者並不是沒有將故事寫得完整的念頭,而使用了突顯校園喜劇和背景鋪排,在終章迎來小高潮作結的做法。故事有組織也有趣、字魂和中國文化史對喜愛中史中文的我正投其好,但故事許多方面掌握微妙,常有無所適從之感。除了長篇短篇、主角的努力動機外,還有字魂凰、配角姚夭桃等萌角的定位和萌力;字魂用以戰鬥的描寫(例如練習的進步和達到目標等有趣內容可再多細寫、設計更顯而易見的力量級別水準);殺必死和男女角互動等等,作者都有顧及,卻中規中矩,魅力魄力無一足以支撐作品或成為主力武器。


結語

看畢三本得獎作,深深感到華人輕小說一屆比一屆進步,一年比一年精采。這屆雖然金獎付之闕如,三本的基本功、水準穩定、更有輕小說興味和輕小說讀者friendly,內容和題材也有新鮮突出的作品。這是首次沒有任何一部得獎作達不到心目中輕小說水準良作的一屆。

《字之魂》筆力不比誰人差,幽默輕鬆的內容亦有芙蓉出水的可愛喜感,惟定位和細節須有再清晰點的釐定,再給力些的重心,好讓讀者清楚感到續集將有何種內容何種趣味去追棒期待。

這是我看得最舒爽的、濃厚華人本土風格的佳作,看到鳳凰山我就忍不住大笑出來,看到白襯衫配白西褲校服、陸運會和小巴無不感到親切莫名,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下一本新書更好看。

P.S.﹕千尋的歌真的好聽。

P.S.2﹕插圖把小巴的車牌號碼畫出來了,大丈夫か?會否有讀者跑去「朝聖」,體驗驚魂小巴的滋味??

P.S.3﹕圖片介紹

Picture
封面連書封。

Picture
書背。

PicturePicture
跨頁彩頁兩張。

Picture
內文插畫。

Picture
人物設定圖。

台灣角川第三屆得獎作閱讀感
銀獎﹕B.L. - 謝謝你!壞運
銀獎﹕吐維 - 怙惡之眼
銅獎﹕值言 - Blue Meteor★War 戰鬥吧!麵包人
銅獎﹕夜透紫 - 字之魂
銅獎﹕甚音 - 移動大師

官網介紹﹕ 第三屆台灣角川輕小說得獎作品

作者夜透紫個人部落格 - 裏夢城別館

夜透紫 - 第一次變魔王就上手


[1]

剛好翻到這篇,又想問問:哀大對於青少年小說和輕小說是如何介定的呢?


[引用] | 作者 A | 20th Jun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由於輕小說沒有明確的定義和界線,青少年小說、青少年文學、兒童文學、動漫畫改編小說和一般流行文學都和輕小說有相交的部分。

文中提及的是對青少年小說和輕小說較傳統的感覺﹕
青少年小說有種成年人寫給青少年閱讀的童書、勵志故事、心得分享故事的感覺。輕小說比較從青少年目光出發,著重主角的代入感。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26th Jun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