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5th Apr 2012 | 奇幻/冒險, 勵志/治療, 感情, MY FAVORITES, 思考/揭露, 重溫 | (1543 Reads)

Picture 

《角鴞與夜之王》(ミミズクと夜の王),2007年2月出版。
續集《毒吐姬與星之石》(毒吐姫と星の石)於2010年11月出版。

魔物肆虐的夜之森裡,出現了一名少女。
她的額頭有著「332」的烙印,雙手雙腳被不可能解開的鎖鏈束縛。自稱角鴞的少女,將自己獻身於美麗的魔物之王。
她只有一個願望。
「你願不願意吃我?」
一心求死的角鴞,和討厭人類的夜之王。
一切都起始於這個美麗的月夜。
───那是一段從絕望的盡頭所展開的,稚嫩少女崩毀與重生的故事。

(以上內容簡介摘錄自扉頁文案)

!!注意內文有劇情透露!!

作者插畫者介紹

紅玉いづき(1984~),日本輕小說家,女性。石川縣出身,金澤大學文學部畢業。從初中二年級開始投稿小說比賽,終在2006年,大學四年級時以筆名紅玉伊月完成的作品《角鴞與夜之王》(ミミズクと夜の王)贏得第十三回電擊小說大賞的大賞而出道。筆名來自誕生石的紅寶石,卻常被誤會為蘋果的意思。作品有並稱為食人魔物語三部曲(人喰い三部作)的《角鴞與夜之王》、《MAMA》和《雪螳螂》(雪蟷螂),以及《ガーデン・ロスト》、《毒吐姬與星之石》(毒吐姫と星の石)和《ようこそ、古城ホテルへ》等。

磯野宏夫(1945~),日本畫家、插畫家。愛知縣出身,愛知教育大學美術系畢業。畢業後就職於設計公司,之後以插畫家身分自立。於九十年代出版畫集和擔當遊戲《聖剣伝説》系列的原畫工作。輕小說工作有《角鴞與夜之王》和《毒吐姬與星之石》。


前言

幸福的小書。

讓讀者想起幸福的小書。

暌違四年,重讀《角鴞與夜之王》忍不住潸然淚下。
四年前,雖然喜歡本書的童話氛圍和異於輕小說的返璞歸真表現,但沒被角鴞和貓頭鷹的故事感動。如今,我才知道,童話、異色、純樸和可愛是次要,假使沒被《角鴞與夜之王》小小的尋覓幸福旅程觸動,為書中一對對人兒獲得幸福而有所共鳴,可真「捉鹿不會脫角」,錯過了這難得的幸福小書的「真諦」。

《角鴞與夜之王》,講述渴望被吃掉的女孩角鴞(ミミズク)來到滿佈魔物的夜之森。不料有著如月明淨雙目的魔物之王夜之王(夜の王)不答應角鴞的要求,因此森林的魔物都不吃她。為了讓對方吃掉自己?還是迷上了夜之王美麗的雙瞳?角鴞在夜之森過著與魔物庫羅(クロ)和夜之王若即若離的生活。王國的聖騎士和魔法師風聞角鴞被魔王奴役而趕來營救,並囚禁夜之王。在王宮等待角鴞和夜之王的是怎樣的結局?

不同讀者對《角鴞與夜之王》的理解理解也許大相逕庭,就像四年前的我和現在的我。
劇情、角色、技巧、嶄新風格等有趣話題這次割愛不聊了,在此我想分享本書感動我的地方,以及我的小小感觸。


幸福的故事/故事的幸福

《角鴞與夜之王》是簡樸的小小童話,大概小學低年級生也能順暢閱讀,但人數不多的角色卻譜出多段複雜的「幸福關係圖」,展現了我對本書的主題﹕「幸福」的多重面貌

人物關係計有角鴞與夜之王的人魔/伙伴關係;聖騎士與聖劍巫女的夫妻/職務關係;國王與王子的父子/王家關係;聖騎士和國王的朋友/君臣關係,也隱約有庫羅跟角鴞與夜之王的朋友/旁觀者關係。

一對對的關係,呈現的幸福變化多端
恩愛十年,想必幸福不已的夫妻=因為職務的意見分歧而各不相讓;
父慈子孝,深為彼此著想的父子=卻由於對身分的期望重壓而疏遠;
相交多年,深知對方脾性地合作的老朋友=卻在軍政爭議傷了和氣;
彆扭笨拙,喜歡待在對方身邊的男女=憂心人魔差別的傷害而分別。

每一對看似幸福,應該幸福才對啊。可是事與願違,總有千奇百怪的理由/原因/矛盾/狀況讓幸福輕易地溜走,彷彿不幸才是早早註定了一般。

就連幸福本身,也有著天差地遠的差距
身為奴隸時的角鴞,每晚能睡在馬槽已感到舒服滿足;
不再是奴隸的角鴞,深深相信被夜之王吃掉就是美滿;
被拒絕要求的角鴞,覺得與美麗的夜之王一起就安心;
在王宮生活的角鴞,過著備受關愛的和平環境很幸福;
回復了記憶的角鴞,發現夜之王的身邊才是她的歸宿。

快樂、安逸、滿足、美滿、幸福、和樂,無論以哪種詞彙表述,不論置身何種境況下,角鴞模模糊糊間總有那時候追求的,感受到的「幸福」。一些幸福可能在以後不再幸福,一些幸福可能隨著時間過去益發濃郁,益發深邃。那麼這些幸福有優劣之分嗎?有真偽之別嗎?如果角鴞得嘗所願被夜之王吃掉,那她短暫的一生便不幸福嗎?或者相反,很幸福了?

幸福的變化,幸福的不定,幸福的易得和易逝,以及何謂幸福,
《角鴞與夜之王》或許意有所指,我據我的感觸和理解來分享。

首先,幸福是自己作決定的
脫離聖劍巫女身分的自由是幸福的?放棄自由廝守在聖騎士身邊是不幸福的?
失去記憶獲得物質豐盛、關愛洋溢的平常人的生活是幸福的?追求與身分不符、為世不容的異族情誼是不幸福的?

客觀世事不能盡如人意地簡化為單純的必然好壞美醜,來幫助我們判斷主觀的幸福與否
就像可以隨意四處去的「自由」,跟被夫妻/工作關係束縛的「不自由」,就不能輕易以自由或不自由的片面角度來判斷。同理,愛情、記憶、親情、友情、物質、關心、善意也不能讓我們明確確定那樣子就一定幸福/不幸福了。

唯一的判斷標準﹕該行為是否自己所渴望的,由自己所冀求的判斷下作出的決定
故事中不曾認真想過何謂幸福的角鴞,在想過什麼對自己來說才是幸福之後所作的決定,貌似放棄了許許多多所謂的「幸福」﹕錦衣玉食、和平安定、性命安全、其他人的重要關係,就連她所選擇的幸福能否掌握也屬未知……但自覺自己的幸福,因此作出每個判斷時細想一下再決定行動,從而做出最能使自己接近理想中的幸福,無論處境、成敗、各種判定幸福的標準,那一刻她就是幸福的人。

這是邁向幸福的第一步,卻非最後一步。就像自己孤獨睡在馬槽感到舒服安寧的角鴞,或是一心渴望被吃掉的角鴞,或放空腦袋盲目承受周遭的善意和呵護……只想著自己的角鴞,或沒有想到自己的角鴞,所作的這三個幸福決定也許沒那麼幸福。

關鍵在於別人的「允許」﹕自己的幸福成為別人的幸福一部分

我十分喜歡的《轉瞬為風》(一瞬の風になれ,佐藤多佳子著),當中如此寫道﹕
「接力真是一種幸福的比賽,我還是第一次跑得這麼心滿意足。雖然和一百公尺個人項目一樣,都是跑一百公尺直道,但是賽後的成就感卻有著天壤之別。能夠四個人共同跑出一場出色的比賽,心中的喜悅不僅是膨脹了四倍,而是十六倍、六十四倍,無限大。」

只顧慮自己的一個人幸福,和不顧慮自己只想著他人的幸福,跟自己和某人的兩個人幸福,跟更多更多人一起的幸福,心中的喜悅不僅膨脹了一倍兩倍,當中的幸福感更是有天壤之別。

儘管眾樂樂遠比獨樂樂困難,即使就連兩個人的幸福也不容易長久維持,雖然個體的差異(身分/職務/利益/想法/種族)常有矛盾糾紛……但只要彼此的幸福當中有著對方,總能找出一個能讓某人「允許」的自己的幸福,讓某人的幸福受自己「允許」而成自己的幸福,如此美滿的幸福結果。

雖然想法和過程在《角鴞與夜之王》過於理想化、簡單化,
不過理想.簡要的理念不正正是讓人們幸福的不二關鍵嗎?

我的人生,我們的人生,相信都在一個人的幸福,以及兩個人、三個人、更多人之間幸福無時無刻搖擺飄零個不停。一個人的幸福不滿足(角鴞),開始想讓某個人(夜之王)幸福,有時遭遇挫折而受傷氣餒(角鴞失憶和被夜之王單方面的保護而憤怒),但只要兩個人的幸福仍包含了對方,不捨不棄,就算面對種種困難(騎士夫婦的養女邀請、國王的反對、夜之王的猶豫、人們對夜之王的誤解),這仍是讓那份幸福成真的唯一法門,唯一真正重要的


結語

這是一本幸福的小書。

是一本讓讀者憶起幸福的幸福的小書。

小小的故事,扼要的人物關係,簡樸的文字,
讓大大的感動,愛意,幸福綻放───
甚至改變了你我的人生。

在此向你誠摯推薦《角鴞與夜之王》───「故事是一次性的,只是一個過程;即使長大後就被忘記也無所謂。只是,只不過啊,我希望那一個閱讀的瞬間能讓讀者心有所感,產生像光芒一般的東西。例如沒有看過書的某人,或者認為書本無聊又難懂的小孩子,能讓他們的世界拓展開來」───這樣的一個故事。

圖片介紹

PicturePicture
封面、書背連書封。

Picture
目錄和每章首頁的背景畫。

Picture
小說內頁。全書沒有彩頁和內頁插畫。

作者紅玉いづき個人網站 - メテオ・スカーレット

插畫家磯野宏夫個人網站 - 磯野宏夫 イラストレーションの世界

紅玉いづき - 角鴞與夜之王 (2008年初次閱讀後的閱讀感)

紅玉いづき - 雪螳螂

紅玉いづき - 毒吐姬與星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