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pr 2012 | 奇幻/冒險, 勵志/治療, 感情 | (1634 Reads)

Picture 

《毒吐姬與星之石》(毒吐姫と星の石),2010年11月出版。

卜筮之國.維恩將國運寄託於全知全能的上天。
這個占卜國度有位生來就口吐惡毒詛咒的公主。星象與神的旨意將這位少女從小放逐到陋巷,多年後又喚回城內,強迫她嫁到鄰國。
「骯髒下流的占卜師,墜落到地獄去吧!」
被奪去唯一的武器,失去聲音的毒吐姬,懷抱一顆星之石,被迫前往聖劍之國.列德亞克。
迎接少女的是受到夜之王祝福,擁有異形手腳的王子。
受到詛咒而生的異形王子和吐毒公主,向沈溺卜筮的維恩和童話的列德亞克吹來新的風暴。

(以上內容簡介改寫自扉頁文案)

作者插畫者介紹

紅玉いづき(1984~),日本輕小說家,女性。石川縣出身,金澤大學文學部畢業,現居於石川縣金澤市。從初中二年級開始投稿小說比賽,終在2006年,大學四年級時以筆名紅玉伊月完成的作品《角鴞與夜之王》(ミミズクと夜の王)贏得第十三回電擊小說大賞的大賞而出道。筆名來自誕生石的紅寶石,卻常被誤會為蘋果的意思。作品有並稱為食人魔物語三部曲(人喰い三部作)的《角鴞與夜之王》、《MAMA》和《雪螳螂》(雪蟷螂),以及《ガーデン・ロスト》、《毒吐姬與星之石》(毒吐姫と星の石)和《ようこそ、古城ホテルへ》等。

磯野宏夫(1945~),日本畫家、插畫家。愛知縣出身,愛知教育大學美術系畢業。畢業後就職於設計公司,之後以插畫家身分自立。於九十年代出版畫集和擔當遊戲《聖剣伝説》系列的原畫工作。輕小說工作有《角鴞與夜之王》和《毒吐姬與星之石》。


正文心得

現實的童話。

如同毒吐姬艾爾莎所說,角鴞的故事像個童話似的,人們就是對童話沒軏地著迷。
艾爾莎的《毒吐姬與星之石》,便是吐露現實毒性的幸福童話。

《毒吐姬與星之石》的童話

沒什麼人性,被剝掉多餘的人性,如霧似露般飄然的角鴞,其純粹直接打動了我們。
艾爾莎是角鴞的對立,太多現實,曝露不成熟、不理智,許多許多醜陋一面的公主。
這樣的她不討喜,別說如同仙子般夢幻的角鴞,就連在《毒吐姬與星之石》登場的《角鴞與夜之王》舊角色們,都無一比耍潑、幼稚、脆弱、任性、自暴自棄的她吸引、令人喜歡。

這正正是紅玉老師想表達給我們的,想挑戰自己的,想進一步施展角鴞曾擁有的神奇魔法。
人不是完美無缺的存在,人活在不是童話的現實,不是每個人都覺得自己能夠成為主角﹕討喜、正面、勇敢有力。我們有不能選擇出生的不公平不自由(角鴞的奴隸出生、艾爾莎的孤兒背景),我們有不能選擇的限制(聖劍騎士和巫女的結合、異形王子和毒吐姬的政治聯姻),我們有各種各樣的缺憾,不是聖潔的天使、純真的公主、仁厚的聖者夫婦、老成得嚇人的異形王子。
所以,我們不是主角,我們是受到角鴞的童話感動或不現實反感的觀眾。

艾爾莎的《毒吐姬與星之石》作風迥異,把現實的我們以異於角鴞的方式拉進故事世界,使我們以異於角鴞的形式思考幸福,感受幸福,擁抱幸福。

《毒吐姬與星之石》的現實

現實是,《毒吐姬與星之石》並不感動我。

原因在於關鍵的地方顯得不夠真實,讀者殷切期待的現實幸福故事仍是童話。

不討人喜歡的毒吐姬艾爾莎、孤兒艾爾莎、道具公主艾爾莎,被人厭惡自所難免,受到憐憫和關心沒問題(約瑟夫),但我想讀者不想看到任性幼童被一堆成熟大人、高尚聖人、慈祥長者、責任重大眼光遠大的大人物們無時無刻簇擁、沒日沒夜「感化」,便將她「蛻變」成悔不當初改過自新的「童話」主角。

就算這樣也不差,但是,感化的過程,感化的理由、說服力、真實感空洞。
至少,身處現實的一名現實讀者的我,沒有像艾爾莎般從激進而盲目無力的詛咒幡然痛改前非,成為滿嘴仁義道德大道理也沒有疏離感、不真實感的救國聖人、和平公主。

我想讀者們
想多看異形王子與彆扭公主的交心,從責任與承諾昇華成愛情的一刻;
想多看飾演模範夫妻的聖劍夫婦,怎樣以不同於王子的方式觸摸艾爾莎桀驁不馴的內心;
想多看象徵被詛咒的祖國,以及唯一愛過她和被她愛過的人───約瑟夫之間在故國新國、故人新人、故念新愛之間的掙扎思考;
最單純的,我們只想多看些現實的艾爾莎,以自己的面貌迎來現實的幸福而已。

《毒吐姬與星之石》未能做到。
所謂的現實,也不知不覺被僵硬的大人模樣、被童話般的修飾簡化所迷糊掉了。


結語 

常說現實殘酷、醜陋、不公、沉重、絕望,而沒有夢想的。
「現實的」這個形容詞,彷彿天生著不祥的罪孽,人們何以如此作想?
我們活生生地置身現實,翻開這本小書、閱讀這篇閱讀感的大家無一不在無比真實的現實。

所以作夢時我們全力做著夢幻不已的美夢,奮鬥時也實務實際實質地實踐。
位於分界線的故事世界,人們從現實的間隙喘口夢幻氣息,在童話裡得到在現實燃燒的燃料。

童話固然很好,現實也無不妥。
童話化的《角鴞與夜之王》並沒美得擊倒現實,但我們得到充足的燃料,獲得夢想美夢的熱能。
現實化的《毒吐姬與星之石》兩者表現不順,在複雜劇情、現實表演、深化描寫上大有成長空間。

《毒吐姬與星之石》不是無趣的故事,也不無聊。
但我們是貪心的,總想一而再,再而三看到老師施展感動人心的魔法。
現實不是寫實風格、朝著現實化邁進而用來美化問題的藉口。
夢幻,還是現實?
琢磨兩者的平衡比重關係,期待紅玉老師再次奏出感動現實世界的我們的夢幻樂聲。

P.S.﹕《毒吐姬與星之石》是《角鴞與夜之王》的後傳。兩作有相同的世界觀和角色人物。
《毒吐姬》大概發生於《角鴞》的三年後,書中的列德亞克王國角色大都曾在《角鴞》登場。大家關心的角鴞有稍稍客串了一幕,夜之王以間接的方式幫忙《毒吐姬》的人物。

圖片介紹

PicturePicture
封面、書背連書封。

Picture
目錄。

Picture
小說內頁。與《角鴞與夜之王》同樣沒有彩頁和內頁插畫。

作者紅玉いづき個人網站 - メテオ・スカーレット

插畫家磯野宏夫個人網站 - 磯野宏夫 イラストレーションの世界

紅玉いづき - 角鴞與夜之王 (2008年初次閱讀後的閱讀感)

紅玉いづき - 角鴞與夜之王 (2012年重讀的閱讀感)

紅玉いづき - 雪螳螂


[1]

>但我想讀者不想看到任性幼童被一堆成熟大人、高尚聖人、慈祥長者、責任重大眼光遠大的大人物們無時無刻簇擁、沒日沒夜「感化」,便將她「蛻變」成悔不當初改過自新的「童話」主角。

其實我覺得這樣的說法並不恰當,既然這是角鴞的續集,那麼這些如同聖人般的大人們大多也都是受角鴞的教導而成,難道要說純潔的角鴞造出一群僵硬的大人嗎?我想不是的,王子、巫女、聖騎士等都因為角角才看到了真實的自我,而今他們只是以角鴞的方法再度重現,雖然他們沒有那般的純潔,但那心意絕非矯揉做作,察覺真心的毒吐姬的轉變,並不空虛,反而覺得滿滿的情溢乎詞,尤見哀大當年說角鴞與夜之王無法被打動(想當初我是因為這篇才找到哀大的閱讀感的XD),此刻卻大有轉變,也許是角鴞的童話太美了,但倘若紅玉老師在續集中再刻畫出一個角鴞,我反而會摔本無視,所以說呢,固然角鴞在本書只有驚鴻一瞥,但我還是會將它視為角鴞的童話,這是一種延續,也許慢慢的紅玉老師埋下的因子才會在心中湧現呢!
-------------
打這麼長真是不好意思,無理指教抱歉m(_ _)m


[引用] | 作者 賤蝶 | 29th Ap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感謝指教。

我不會得了紅玉遲滯症吧,總得沈澱好~久時間才被老師感動。

我現在是覺得《毒吐姬》角色和故事都很好,互動的編排和描寫感覺若有所失,沒能打從心底喜歡上艾爾莎。

再次謝謝分享,有大家的感想我這次應該不用花上四年,就能感受得到小小毒吐姬和異形王子的魅力呢。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29th Apr 2012

[2]

看到中段的時候很想哭
看完結局之後..
有種「寧願是悲劇作結」的感覺

很喜歡角鴞客串那段w


[引用] | 作者 | 8th Ju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寧願是悲劇也……

角鴞人氣還是超高的!
作者另一本《失落的花園》將要出版了,期待。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12th Jun 2012

[3] 我覺得其實很無聊....

我所看到的是,架構和主題不錯
但文字掌控度很差
有種這個作家的價值快要被詐光的感覺......

《角》的感動可遇不可求
《MAMA》的and比較好,有種這本書不如用倒敘法更好
《雪》的評價留言頭三行
《獨》根本已經......雖然有種:「都把時間精力都拿去寫輕文學那本了嗎?」的感覺,但我覺得已經被騙夠了....


[引用] | 作者 aquinas | 24th Aug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我覺得紅玉的書沒有刻意分開輕文學和輕小說,她的書本來就不太像輕小說XD。她還有寫角川的兒童輕小說呢。

至於作品好壞,我是覺得輕文學那本的確很好啦,至於食人魔三部曲就留待公論了(閱讀感也想寫寫,停留在想的階段SAD)。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31st Aug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