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7th Dec 2012 | 置頂文, ACG, 資源回收筒 | (3591 Reads)
經常聽到人們慨嘆輕小說今不如昔,現在輕小說太多,整體質素卻不振,盲目跟風流行元素而產生一堆差不多的廢萌作品。

這些意見都是對的,但這些都不是問題,大家明白這是自然而然的發展趨向。

畢竟輕小說作家和讀者不像文學小說的作家和讀者,比較偏向大眾口味和大眾出身。也就是說,我們對符合我們口味的潮流趨向很敏感,但對某些題材和內容我們潛意識地比較抗拒,例如責任、骯髒、大人、沉重的未來、痛苦,簡而言之就是現實的重壓。

不可否認沒有現實性和面對現實的作品,讀者很難從心底產生共鳴和真心而長久的喜歡。不過輕小說以至整個動漫市場面對的是從幾歲的孩子到二十多歲大學生乃至社會新鮮人的年青一代,比起需要纖細和飽經歷練的技巧去處理這些敏感題材,不如提拔年青一代作家去寫他們愛看的流行題材,就出資的出版方的角度而言不論箇中難度和成本投資與回報水平都是優厚得多。


回到開首的問題,為什麼以前的輕小說比較「優秀」,比較能處理這些題材?現在則……
要回答這問題得回到「以前」一趟,談談輕小說盛行前的本質和發展。

 

上世紀九十年代,仍是漫畫主導動畫改編的時代,網路文化尚未發展成熟的時代,宅文化並未開枝散葉的時代,人們對ACG的訴求比較清晰簡單,所以作品大致可分為三個類別﹕少年冒險和戰鬥快感的奇幻類型,左擁右抱有點色色的愛情喜劇類型(沒錯,這從三十年前起就一直是動漫產業的主流之一),以及較嚴肅的感情愛情處境劇類型。讀者都能自然找到自己喜歡的作品,在那個網路文化和宅文化並不完全發展的時代,他們就是連繫青少年之間的橋樑之一。那時看動畫和漫畫(姑勿論遊戲)完全不是宅不宅的決定因素,而是孩子和青少年在家裡自然就會看電視,看電視少不了會看到動畫,而跟喜不喜歡、沉不沉迷動畫是兩回事。



漫畫是同一道理,那時候為青少年而設的娛樂作品選擇不多,不外乎是青少年讀物、漫畫和隨動畫遊戲發展的輕小說,因此青少年會以動畫、小說自然作為聊天的題材(就算算不上喜歡動漫和輕小說)而不覺彆扭。我們看幾十年前的《多啦A夢》漫畫,那時候大雄和胖虎等孩子常常看和聊漫畫就是如此,但不包括輕小說。


九十年代輕小說尚未有固定的形態,也沒發展成熟得有個固定的形態,在當時是類似附庸於動畫和遊戲的娛樂小說作品。從早期的作品如《羅德斯島戰記》系列以TRPG遊戲的劇本構思而誕生,再到九十年代誕生的兩大開山鼻祖輕小說獎項,ファンタジア(Fantasia)長編小説大賞和電擊電玩小說大賞(電撃ゲーム小説大賞)便可看到。富士見文庫的Fantasia大賞早期以滿足年青讀者對少年冒險和戰鬥快感的奇幻類型為主,受八九十年代交界非常流行的《龍珠》、《聖鬥士星矢》、《幽遊白書》、《達爾大冒險》(DRAGON QUEST)影響,就是魔法與劍與異能力異世界的奇幻故事。電擊則開宗明義以「電玩小說」為名,直至2003年才正式與漫畫和插畫部門分開,正名為「電擊小說大賞」。

由此可見,當時的輕小說主要的服務對象和功能是滿足年輕讀者對動畫和遊戲潮流、與其他年輕人交流的產物。直到二十一世紀初,輕小說作品的三大類型劃分仍然鮮明,服務功能也清楚,到漫畫店、書店一看,早期引入的《仰望半月的夜空》、《驚爆危機》(Full Metal Panic,全金)和《撲殺天使朵庫蘿》各自放在不同的區間,跟其他接近類型的漫畫混雜一處,輕小說不會統一放在一起,或不同類班的輕小說會清晰分別開。作品容易面對他想要的客群,讀者容易找到自己喜歡的題材和類型,不會有看了才發現不是自己喜歡的廢萌、戰鬥、現實題材。

二十一世紀初,那時的輕小說仍然分為三大類型,各自滿足相應的讀者口味,例如戰鬥奇幻有《驚爆危機》、《秀逗魔導士》、《MAZE☆爆熱時空》等跟動畫密切相關的作品。後宮喜劇類型的更如過江之鯽,但當時草創的台灣角川和港台華人輕小說市場不敢冒險引入在漫畫已經氾濫和飽和、競爭面比較大的相關輕小說作品。而且就「質素」而言,後宮、愛情喜劇從以前起就被人看低一線,認為是媚俗之王,其中較知名作品有《愛的魔法》、《天地無用!魎皇鬼》、《六門天外》、《櫻大戰》(這些九十年代都在富士見文庫有輕小說系列),以至後來的《犬神》、《節哀唷♥二之宮同學》和《撲殺天使朵庫蘿》等。

由於輕小說的華人市場早期先引進當中備受好評、有一定成績的佳作,諸如《仰望半月的夜空》、《驚爆危機》、《奇諾之旅》和《涼宮春日的憂鬱》等,沒能看到日本電玩動畫風格流行的「輕小說」早期面貌,加上引入輕小說不多所以在書店把不同類型的作品分隔開,所以人們產生了一種「古代」多麼純淨美好的錯覺。


來到二十一世紀,早於《涼宮》、《灼眼》和《零之使魔》三部輕小說改編動畫引爆輕小說風行的2005、2006年,《驚爆危機》、《奇諾之旅》、《伊里野的天空、UFO的夏天》、《仰望半月的夜空》等相繼在2002年至2006年初動畫化的輕小說作品,先為輕小說的風行和壯大培育了土壤。這幾部作品或多或少,從屬於過往動畫遊戲三大的類型,卻以異於三大類型的風格探討、深入相當現實、沉重、未來、痛苦的題材,其豐富的娛樂性,卻技巧性地撩撥年輕人讀者在動畫遊戲業界一向貧乏的這方面的心弦和興趣,首次讓不那麼接觸動畫遊戲小說的人們了解到輕小說的「存在」和有別於動畫遊戲的「個性」,這時候剛好是台灣角川引進輕小說的時期(2004~2005年)。


可以說,經歷了十多年的發展,輕小說在二十一世紀初慢慢依附於動畫遊戲的時代成長為可以培育作家,寫出有別於動畫遊戲風格的個性作品,不那麼娛樂取態的作品。舉三個在現在輕小說讀者應該能認同為「有才華的老輕小說作家」,古橋秀之、秋山瑞人和川上稔老師。他們三位都自電擊電玩小說大賞出道,但他們早期都不是寫些我們現在看到的代表作那麼獨特的作品,而是面向九十年代風潮的動畫遊戲風作品。他們都在二十一世紀初,奠定了各自個性的路線,寫出各自的代表作,吸引了肯定那些風格的輕小說新讀者們。



可以說,輕小說在慢慢茁壯的過程時,「不巧」遇上了2006年間的輕小說人氣爆發期,也就是《涼宮》、《灼眼》和《零使》動畫化帶來的震撼人氣和人們前所未見對輕小說的關注,一下子湧入的大量讀者、資源和訴求在在打亂了原來溫吞吞、處於小眾和流行不起眼的區間的輕小說成長。



這不是說三部打響輕小說名號的作品的錯,而且這不是對與錯那麼簡單的問題。而是我們應該理解到事件的背景,才能看清根本的問題所在然後才有應對處理的餘裕,而非流於表面的抱怨、不知何所指地推諉他人。


現在的問題是,輕小說的市場基數短時間大得太多太快了,遠超經營者所能負荷的水平。自2006年至今短短六年,輕小說的出版機構、發行量、新書量、出版速度、新人作家的培養的新人獎的數量的成長遠超過輕小說自九十年代十多年來的發展步調,和過往的動畫遊戲作品、再從中脫胎換骨成長的少數個性作品相比,簡直是一種新生的不知名怪獸,而這種怪獸剛好冠以輕小說之名。由於日本的讀者多年處於能夠接觸大量面向動畫、遊戲輕小說的環境,所以衝擊沒那麼大,但對於2004年才剛引入《驚爆危機》和《奇諾之旅》、2005年引入《灼眼的夏娜》、《涼宮春日的憂鬱》和《伊里野的天空、UFO的夏天》、2006年引入《仰望半月的夜空》和《歡迎加入NHK!》的華人讀者市場來說,「什麼是輕小說」頓時變成我們不得不問、經常在問的疑難困惑。



如雨後春筍般忽然壯大的輕小說,讓書店再也沒有空間劃分輕小說的類型,統統改成以代理出版社、有沒有動畫化、是否知名作家知名作品的簡單分類。大量湧現的新人作家平均也較年輕(20歲至30出頭),不再像過往的輕小說作家要寫動畫遊戲以外的個性、獨特題材那般得經過一段時間歷練和醞釀後出版社才許可寫穩定的個性作品。現在光光為了滿足六年間膨脹十倍百倍的胃口已夠出版方忙了,考慮的重點和方針也以先應付、先賺到這股風潮的衝擊再說,因此提拔新人的準則、出版作品的準則、培養作家和作品的準則被這股大亂風潮「挾持」,短短幾年間各種作品紛呈,什麼樣的東西都冒出來了。



在這六年的戰國時代,汲汲於吸引主流市場以冀走上成功捷徑的作品自是一大堆,但同時也多了過往難以生存的、照顧冷門、冷僻、過激、奇怪題材新奇作風的作品,例如《學校的階梯》(2006)、《扉之外》(2007)、《角鴞與夜之王》(2007)、《特甲少女》(2007)、《黃昏色的詠使》(2007)、《馭時少女Rinne》(2007)、《便.當》(2008)、《碧陽學園學生會議事錄》(2008)、《我甜蜜的苦澀委內瑞拉》(2008)、《失禮了!我是垃圾桶妖怪》(2009)、《B.A.D.事件簿》(2010)、《就算是哥哥,有愛就沒問題了,對吧》(2010)、《狗與剪刀必有用》(2011)等。


其中,繼承二十一世紀十年代前半葉的,以面向流行的三大類型題材寫出觸動人心、探究現實、痛苦等題材的新作和新作家也不少。譬如單靠一集便打進《這本輕小說最厲害!》前十的《雨天的艾莉絲》(2011),譬如《戰鬥司書》(2005)、《文學少女》(2006)、《狼與辛香料》(2006)、《SHI-NO》(2006)、《超人家族一家和樂!?》(2007)、《AURA~魔龍院光牙的最後之戰~》(2008)、《對某飛行員的追憶》(2008)、《要聽爸爸的話!》(2009)、《虛空之盒與零之麻理亞》(2009)、《奮鬥吧!系統工程師》(2010)、《心連.情結》(2010)、《神不在的星期天》(2010)等等。

但是,由於現在輕小說作品百花齊放,各種各類元素、題材、樂趣,甚至娛樂方式也比上世紀末多太多,就連這些面向流行和王道類型寫作的、有足以觸動讀者的水平的佳作,現在所覆蓋的讀者層面仍然遠遠不及2006年前,只能某程度上讓一定部分讀者接觸到、閱讀到、並感動到。就算以我個人非常非常喜歡的《仰望半月的夜空》、《驚爆危機》和《伊里野的天空、UFO的夏天》等老作品為例,我覺得她們就算生於現在這戰國時代,不是被部分狂熱讀者和看不過眼的黑讀者猛烈挑刺抨擊,就是只賺到一小撮、了不起一部分讀者的共鳴和好評,再難以達成過往的影響力和普及面。因此,從每年的《這本輕小說最厲害!》榜單以至其他新榜單,不難發現所謂能夠滿足過往口味和個性要求的「佳作」「好作品」大多難以打進最前列位置。最成功獲得人氣最多的依然是「汲汲於吸引主流市場以冀走上成功捷徑的作品」當中的成功者。


這是問題嗎?對最受2006改變衝擊的華人讀者而言,這是一個質與量的永恆難解問題吧。但對於了解背景發展源革,了解書店和出書狀況的讀者而言,這只是單單的現象,理所當然的現象,就像漫畫店充斥汲汲於主流元素的三大類型作品、電視上滿佈汲汲於流行題材的三大類型動畫那樣,從八十年代至今改變的只有流行的對象題材,主流的內容類型變化不大。


剛好我們有幸(或者不幸?)目擊到不成熟的輕小說小市場不成熟地一下子成長的歷史過程,引發了嚴重的不適和不安。一些輕小說傑作從主流不顯眼的地位殺出血路,不巧被一波更強大的動畫改編和人氣潮流湧入而亂了套。因此在混沌年代前我們最後一眼看到的英雄身姿,才那麼永恆那麼璀璨,這也是時勢造就的英雄(當然作品也得具備英雄的質素和條件)。

在亂戰、無秩序的六年急速猛衝時期,左右逢迎而升上高位的「全國統帥」肯定所在多有,昏庸膽小的「小兵小將」更是恆河沙數,但經過浴血奮戰而成長成獨當一面的「地區將領」「善戰匹夫」肯定大有人在,只是這個時代再沒有人能夠再次擁有以前那種一呼百應、所有人都仰視得到的英雄身影。


假如非要說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我不如會說那是寄望在即將到臨的希望遠景。


2012年快要過去了,日本的輕小說市場的成長也漸趨平穩,保持著大約每年一成多的利潤(這對整體不振的日本出版事業來說可是神一般的),新的新人獎和輕小說文庫這一年也有出現,但輕小說的戰場已漸漸穩定,不再陷入誰都能佔山為王的階段。如果說2005年左右的輕小說「黃金時代」是「時勢造英雄」的話,接著在戰況進入平穩拉鋸戰、出版社和作者讀者有了心理準備和餘裕計劃更完善和長遠的方針方向、戰亂中走過來的強頑猛將有了可供發揮的平台的情況下,將是「英雄造時勢」的時代,也是再次打破各種小眾趣味、現實痛苦情節難度的眾多王者輕小說主導流行、主導王道的時代,一如過往的漫畫盛世。

 




得到當事人的許可下,以下摘錄關於本文的感想迴響、疑問以及我的回應回答。

 

月音﹕ 所以說是以亂槍打鳥的方式培育市場鞏固經濟基礎,然後再期望足以活下來的優秀作家創造新的潮流嗎?不過台灣和香港讀者所意識到的廢萌潮流(或是輕小說內容空洞化)真的只是因為出版社對於引進作品時有所挑選才造成的嗎?

 

閱讀感﹕ 注意到台灣、香港的差異呢,內容空空、廢萌不是輕小說的潮流,是ACGN業界的潮流,近年的確隨著網路文化流行、宅文化流行、ACGN不再是聯絡青少年的重要手段等改變,慢慢變得針對性和專門傾向萌係宅系發展。並非單單日本輕小說或台版引進的問題呢。

 

月音﹕ 那這樣豈非更需要擔心?作品的「優秀」主要取決於作者的能力和天分,光靠出版社的方針和領導,只會造就出符合「大眾口味」的作品,雖然這樣的確有助於出版社存活,但對於新的突破似乎有扼殺的作用。讀者也會越來越傾向被喂食的狀況...(雖然讀者在立場上本來就是被動的)。看來所謂的科技日新月異潛藏的影響範圍遠比我們所能注意的還要大呢。

 

閱讀感﹕ 我們不應簡單定位「出版社」「編輯」為唯利是圖的資本家。日本漫畫和輕小說的成功要素之一就在於日本人很喜歡強調的合作和團隊精神。因此他們更深入了解團隊和個人之間的矛盾和側重的問題。如果我擔心現在的輕小說會否「沒有最差,只有更差」,我就早該對日本漫畫動漫市場絕望了。 


[1]

>萌系小說
>我們不應簡單定位「出版社」「編輯」為唯利是圖的資本家。日本漫畫和輕小說的成功要素之一就在於日本人很喜歡強調的合作和團隊精神。
而我覺得很難一錘定音,敲定說萌系小說就是日系小說,尤其是那些成名的小說的全部;除了是一小撮人(例如說一直都很大爭議的弓弦出)之外,就算是現在被人鬧爆的所謂萌系作品,某程度上還算言之有物。儘管套路是比樣板戲更悶的友情博愛萬歲,然而還未至於淪落到每本書大家打哈哈哈笑,然後隨便畫點泳衣插圖就稱作一本小說。

除了是因為應該要說的主題還在,更重要的是日本的市場比華文地區的要大。我不知道角川等等如何考慮輕小說入選與否,但日本的確有這種包容力,去接受一些設定怪異和情節怪誕的作品,而當中也有一些不錯的作品;《扉之外》恐怕是我看過最不像是輕小說的輕小說、《櫻花莊的寵物女孩》恕我只讀了第一集和看了動畫,但主題給我的感覺完全不像是輕小說(更傾重於少年小說)、《丹特麗安的書架》算是寫實童話但同樣有輕小說皇道、《虛空之盒與零之麻理亞》的推理尚可,但依舊是一道清泉;就連沉重如《Fate/Zero》都可以寫成輕小說。這就是輕小說世界。

輕小說世界、還有整個萌系世界最厲害的地方,其實正正是當中的包容力。動漫世界可以同時出現爛萌搞笑打哈而大賣的 K-ON,又可以出現搞怪沒有主線的《迴轉企鵝罐》,更可以出現玩黑色諷刺改編輕小說的《人類衰退之後》,哪管現在動漫界開始被幾家大的製作公司壟斷,收入都往某些製作公司跑,而其他小眾公司依舊可以自得其樂,賺得少許利潤。按照上面舉例,輕小說界也可以。與其說這是「合作和團隊精神」,其實,這正正就是動漫世界「和而不同」的魅力吧。

Altia
[引用] | 作者 Altia | 7th Dec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感謝分享,所言極是!!

希望有機會分享多些好作品的閱讀感!!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7th Dec 2012

[2]

輕小說今不如昔?
何其荒唐。

雖然網路上無處不是廢萌、廢后宮等等的批評言論,但現今的輕小說真的是如此嗎??

就從這幾年來看,主打戀愛遊戲的王道戰鬥《約會大作戰》、中二的異能戰鬥《蜥蜴王》、內含青春哲學的《果然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搞錯了》甚至是至今還令我震撼不已的狂氣作品《超自然異象研究社》,輕小說今不如昔?何其荒唐。

從踏入輕小說這塊至今已經一年多了,最讓我深深吸引的特色正是「題材多元多樣」,戰鬥、戀愛、不思議、青春、鬱悶、友情...如此多元的題材讓我到現在看都看不完,更何況我看過的萌系作品真的是少之又少。

之前在巴哈姆特就有人在感慨,以前的輕小說多好多好,現在的多爛多爛...
與其抱怨,倒不如起身去書局,試著找找自己喜歡的作品!

(說真的,我反而覺得現在萌已經不是市場主向了。)


[引用] | 作者 weichung639 | 8th Dec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人們口中的「今不如昔」有點複雜,不單針對輕小說作品的發展和水平,其實在個人的心境和感情上更是複雜。

雖然我肯定他們的見解和感情,但我沒有作出「今不如昔」的結論。如你所見,現在的輕小說要說走火入魔嘛,其實蘊藏不少異於以往的優秀作品優秀作家,也有與以前相近的傑出作品傑出作家。

因此現在我寫閱讀感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讓大家欣賞到好的輕小說,欣賞到不那麼好的輕小說。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8th Dec 2012

[3]

現在輕小說不就是以「速食」為主嗎?


[引用] | 作者 111 | 8th Dec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速食也好,不速食也罷,跟作者有沒有用心寫,出版社有沒有用心做好市場規劃和未來展望,跟作品素質是沒有關係的。

速食、小吃、即食麵(方便麵)也是經過很多智慧和創意的結晶、科技和人力的努力才創造出這麼多品味和實用性,通行於多國,就連在丹麥也買得到。

頂多你可以認為這些作品是「解燃眉之急」、「營養和質素有其局限性」。而且不少輕小說作品從不「速食」,光看篇幅,近日出版的作品可要嚇倒人的。

而且從其他角度,在Media Works等以成年讀者為目標,以及比較「文藝」的輕小說作家作品仍然出籠來看,現在輕小說輕鬆和簡單的作品是主流,但不代表是輕小說的全部。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9th Dec 2012

[4]

我的意見偏重主觀思想
從我一開始接觸輕小說的那一刻開始我就預感輕小說的熱朝會發影響到整個動漫界,而結果也是如此。例如動畫,由以前的GAL GAME改編為大多數改為現在由小說和原創居多,輕小說在動漫界的定義從一開始的小說變得越來朦糊。
從它的堀起開始,為了吸引各種讀者,不同類型的寫作法也隨之而出現。但因輕小說的主要來源還是日本,出名的和有才能的小說家還有可能不用迎合他們,但想在業界佔一席之地的人還是會以郡眾的口味來作為出名的開始和之后的名氣吧。這并不是不可取的,他們為了自己的夢想而奮鬥。除開他們,還是有些另類的人,他們的才能為人囋歎,例如初出道時的土橋真二郎和間宫夏生,他們以自己的風格來吸引別人的眼球,我一直覺得如果扉之外沒爛尾就真是神作了。
現在輕小說的競爭情況比以前還強烈,發展也是越來越平穏,但廢萌小說的潮流估計還是會持續下去的,直到日本人的口味改變(我估計20年后也可能不行)。以該地區的動漫發展情況,廢萌是熱潮,如果我們也身處這種情況也有可能這樣吧。
我就以自己的定義來解釋廢萌是啥吧。我認為廢萌就是沒劇情,我知道這個定義太過嚴謹和太空泛,但我是這樣認為的。我認為,一本輕小說,如果太部份都是廢話(這裡指的是為了過渡或為了襯托后面的劇情而作太過多的描述)和賣萌的話那這小說根本沒必要看。例如<IS>,<友少>這種不是我所喜愛的。各人有各人的愛,也不方便說啥。
作為一個熱愛輕小說的人,我認為能長久吸引人的作品,作品構造力和擴張性是必要的。再加上適當的萌點就能成為大熱作品了。早期的作品有<涼宫>,雖然我也不喜歡那種天馬行空的風,但無可否認的是這作品的構造力很好,通過描寫女主角可任意改變世界這設定令到作品有近乎無限的自由度。<扉之外>的構造力也不錯,只是作者寫不下去了。很多成名作品的構造力也是很好的,例如<蟲之歌>,神曲奏界>,<夏娜>等等。構造力和世界觀有些相似,但最終還是不同的,好的世界觀只是令到故事更吸引和更容易寫下去,但構造力好的小說能活用這些設定來作出新的劇情。川上稔老師的<終焉的年代記>就兩者都有很高的水平,如果薄一些和設定更簡單的話定能吸引更多人看。有一些小說就是屬於世界觀不大但構造力很好的作品,<仰望半月的夜空>,<學校的階梯>,<文學少女>等等。
感情類的小說,我接觸得比較少,畢竟這種小說有部份也算是在我廢萌的定義類面,所以就不作出評論了。
在近幾期的<這本輕小說真厲害>,成名的頭幾本小說太多也是構造力強的居多,簡單來說,就是有劇情的,當然頭幾的還有待商議(魔禁這小說后面的一本有太半都是廢話>。
整體來說,廢萌小說還是熱潮來的,從近幾年動畫化的輕小說就能看出了。還最熱門的作品基本還是劇情深刻的小說。而很多作家也開始懂得將萌系要素放進劇類面。放得比較多的就是<惡魔高校DXD><無賴勇者>那種吧,這小說劇情只能偏上,但設定和萌系要素的加入卻令到他的構造力增加了從而變得吸引了。
回到原點,小說的構成還是劇情呀,一堆廢萌小說完結了后還有多少人還記得呢。。。當然,潮流的改變的前提還是市場的次需求呀,只要上上日文的輕小說官網看看本月新刊,不難發現萌系小說還是佔多數,至要裡面有多少廢萌就要看過才知道了。

呼,自中學以后就沒一次打過這麼多字了


[引用] | 作者 域式 | 9th Dec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感謝分享。

從劇情設計和組織能力來分析輕小說也是一個好的觀點!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9th Dec 2012

[5]

我的立場跟巴哈上某位想法一樣
輕小說是商業利益所做的,讀者的喜好會決定接下來的傾向,所以真要說出版社造就了現今的風氣,還不如說是因為讀者們才造成了現今的風氣


[引用] | 作者 0.0 | 10th Dec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怎麼說呢,這種歸納說法過於簡單化,既低估了讀者,也低估了輕小說作者和業界。

商不商業化從來不是任何人說了算,就算行業、工作是高度商業化的結晶,產品也能突破商業化的局限,表現出製作人和讀者觀眾希望達到的藝術、文化、深度水平。

電影就是很好的例子,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要論商業化,輕小說遠不如電影。買方是資本不雄厚的孩子學生、閱讀量不能太多、除了動漫畫化和相關動漫產品外也沒有太多跨行業的廣告收益、其他增值。製作門檻比電影低,現在也有很方便的平台發表和創作,但電影就連荷里活也有不純追求娛樂的作品,現在也流行自由自作的微電影等各種新形式。

近年輕小說本身也創造過不少風潮、流行元素,從《涼宮》的無口角色;《物語系列》和《魔王勇者》的文字和對白帶動劇情的獨特方式;以較動漫、角色風格包裝非輕小說的作品封面等等……

市場力量當然是影響產業發展方向的要因,但不是唯一和絕對的因素。過份簡單化問題,那將看不清輕小說以及其他作品面對的問題有何分別,甚至他們實際遇到的最大困難在哪裡。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10th Dec 2012

[6]

>輕小說是商業利益所做的,讀者的喜好會決定接下來的傾向
而這向來不光是「輕小說」一門的問題,任何實際性的流行文學也是如此現實。

不過要說是完全因為文學利益,我不敢苟同。某些元素上,諸如說宣傳經費、造勢、動畫化、話劇CD化等等,的確會的,所以這些作品要靠口耳相傳,靠網民推廣。

記得《你我的崩壞世界》的第一集曾經賣得非常慘,結果中文沒出下去,直到上年年終總算出版了第二集。其實作品雖則會延遲,但大概還是可以保留下去,尤其是那些買得沒那麼好的,在華文這個相對比較窄的市場還能生存。既然日文對這類型怪書、奇書的包容性比較大,商業考慮並不是不重要,但似乎並不是最重要的考慮呢。

Altia
[引用] | 作者 Altia | 12th Dec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感謝分享,誠然。

我們所能做到的,就是盡自己的能力表達自己的意見,從買書、閱書,傳道和分享閱讀感!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12th Dec 2012

[7]

看到這篇真的是心有戚戚焉XD

第一次開始看輕小說是2008年的時候
還記得當時的書店只有小小一櫃
現在去同家書店已經是一整排的櫃子了

以前買書是到書店看標題有興趣就會考慮
現在基本都會先看看書評再到現場看
因為書實在是太多了...

現在不是沒有突出的輕小說
只是被大量市場取向的書覆蓋了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我還是比較喜歡以前的輕小說
暑假時去日本自助要去巡禮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仰望半月的夜空
也實際去了XD


[引用] | 作者 阿政 | 14th Dec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喔喔,到伊勢了嗎? 真羨慕! 遊日本伊勢也是我的人生必遊目標啊~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14th Dec 2012

[8]

(不是現在的輕小說質素差了,只是以前的輕小說是已成名的作品才會被漢化)
還真的一語中的
現在回想起來,儘管是在這個時代,還是有不比當年遜色的小說家存在
到這時候才回想起這一點,我也太遲鈍了吧

但我認為過去的人不單是在意現在輕小說的風氣不如以前
而是現在那些自己評價不高的作品被人們說得太厲害
比方說,這本輕小說真厲害 排行榜
從前首名的作品的確不只是一時無兩
今時今日回望也是難得一見的佳作
不過近年結也出乎所料
非說現在頭數名的作品不值一提
只是與以前的作品同樣得到首名、次名的作品得到同樣的封號
難免使前人感覺不快
看到時下讀者稱呼風頭正盛的作品為神作
對較為成熟的讀者也總會想
(比起以前那本xxx,這連佳作也說不上。又何來神作之稱)

由讀者決定市場
雖不是絕對,但還有其道理
如上例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這個排行榜使人難免想像為因動畫所致
的確看插畫買輕小說的人比比皆是
因插圖、動畫而一舉成名也不能算是胡說八道
面對希望以內容取捨作品的讀者
難免有點失落
不感輕小說今不如昔
只覺與以前所見的作品比較,現在流行的書本太被誇大其實
實際上從銷售量考慮,現今流行的作品無人能出其右
相較起來以內容見稱的作品實在不太起眼
由此可見
舊人非感嘆輕小說今不如昔
而是感慨讀者取向大不如前

輕小說
定義上是以少年少女為讀者群取向的小說作品
如果說因為讀者而令輕小說今不如昔
也太少看現在的年輕人吧
儘管讀者增加使輕小說風氣改變
也總會有十年後同樣被人讚佩的名作出現
不是因為有著天才的存在
是因為有讀者如此期望著


由一開始看漫畫、動畫到輕小說
中學時看其他國籍的小說
高中時看各國的文學作品
時至今天中學畢業了
我依然無法放下手上的輕小說
只因被第一本所看的輕小說感動過
書中第一句問到(老實說,要到幾歲才開始不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
以不可思議與現實兩詞為題
使我回想起自己相信著各種奇幻事情的童年
與回望一下現在的自己

八年前的感動
至今依舊留在心中
八年後的雙手
如昔依然拿著輕小說
輕小說就是如此有魅力


[引用] | 作者 Mad_Hatter | 20th Dec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感謝分享。

未來將有更多優秀的輕小說陪伴我們!!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20th Dec 2012

[9] 或許讀者未想到自己已成熟了

我也是在2008年前後進入輕小說世界的讀者之一,給你一說,我也回想起那個輕小說代理少的年代,誰知一晃眼,滿滿都是輕小說啊。

我先說一下我的看書背景,少年時ACG迷,大學後開始閱讀經典文學(1984,紅樓夢等),跟很多我身邊的文學人比起,我算是吃輕小說吃得下去的人了。

說實在的,重看過一些以前喜歡的作品後,輕小說與一般文學相比,如泡麵與正常飲食(三菜一湯)的比較。哪個好吃或營養,這自然不在話下。但我就是那種喜歡吃泡麵的,吃久了也是會膩(後宮、YY戰鬥),但是對於一個生活苦悶的人來說,偶爾吃吃泡麵,那不是正常的嗎?

有時我想,輕小說質量下滑,就如同板主說的,這是市場取向的問題:如廢萌或是只選名作出版。但另一方面,讀者自己也可以思考,是不是應該換換口味了?如果不想看廢萌但喜歡奇幻,西方奇幻是個好選擇;想知道人生有多苦悶,許多如《異鄉人》的思考性作品是好選擇;想看批判,《美麗新世界》、《1984》都是經典選擇。

總之,讀者也是可以換換口味的,不需強求市場給予的。


[引用] | 作者 metalpen | 1st Jan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越多讀者這樣想,輕小說相信會更多元更進步!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1st Jan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