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Picture 

《物語系列》,2006年出版至今暫有16集。
《化物語》於2009年動畫化,小說後續也有拍成4部劇場版和動畫續集。
小說第一集《化物語 (上)》,日本於2006年11月出版,台版2010年8月出版,譯者為林信帆。

高三生阿良良木曆,某天在學校爬樓梯時,接住一位從天而降的少女───戰場原黑儀。
卻發現她異常的輕,幾乎毫無重量可言!
得知戰場原秘密的阿良良木,被迫幫她一起解決問題。
然而,阿良良木自己其實也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存在
───
怪異!怪異!怪異!
充滿獨特魅力的新青春經典,終於登場!

(以上內容簡介摘錄自書背文案) 

作者插畫者介紹

西尾維新(1981~),日本輕小說家。立命館大學政策科學部肆業2002年,憑著《斬首循環──藍色學者與戲言跟班》(クビキリサイクル 青色サヴァンと戯言遣い),以20歲之齡贏得第23屇梅菲斯特獎(メフィスト賞)而出道。筆名「西尾維新」(Nisio Isin),自「o」開始左右對稱。作品有《戲言系列》、《物語系列》、《刀語系列》、《人間系列》、《世界系列》、《傳說系列》、《新本格魔法少女莉絲佳》(新本格魔法少女りすか)、《少女不十分》和《難民探偵》等。

VOFAN,台灣漫畫家、插畫家。男性,本名戴源亨,生於台南市。中原大學建築學系畢業,台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現新媒體藝術學系)肄業。以繪畫西尾維新被動畫化的輕小說《物語系列》的插畫而知名


正文心得 

時隔三年,第三次閱畢《化物語 (上)》,感受大不同。

不暪你,當初閱讀《化物語》就像看到平坂讀寫《我的朋友很少》,我覺得我喜歡並尊重的奇才作家何以「自甘墮落」去寫庸俗的、別人沒在少寫的、虛耗自己才華的作品。

時間過去,閱歷漸增,再度細味《物語系列》後不禁失笑﹕我太天真直觀了吧,這哪是別人寫得來的東西?這豈是其他庸俗的耍蠢愛情喜劇?

《化物語 (上)》的《黑儀.重蟹》、《真宵.蝸牛》和《駿河.猴子》三篇當中,當年我裝模作樣說自己最喜歡第二篇《真宵.蝸牛》,還道出「劇情多有伏筆、意涵引伸。可見西尾並沒把《化物語》作成單純的無厘頭搞笑作品,他有讓讀者們見識其風格獨到的怪異懸疑。『迷牛』和『猴掌』真正的模樣和意義在爆點之餘,不錯地從微細處闡釋了這部的世界觀、角色的心情糾結,讓《化物語》成為帶有些微陰暗的爆笑妖怪物語」這樣的感想。

對的,這感想大方向跟我今天的感想一致,可本質上並沒真正搞懂並有所體會自己所寫的內容。那時我僅僅抓到輪廓,知道「劇情伏筆」、「意涵引伸」、「角色心情糾結」、「作品世界觀」幾個重點,從而得出「西尾並沒把《化物語》作成單純的無厘頭搞笑作品」結論。理智上明白,可是心中並沒有那麼深刻的認同。 

現在我反而最喜歡當年覺得最平凡、沉悶、最萌不起來的神原駿河的《駿河.猴子》,同時也喜歡前二篇。

在2006年底、2007年初,其時已出道四年多、寫過七個系列的西尾老師,已嘗試了很多創作嘗試。從《戲言系列》、《人間系列》、《世界系列》到《新魔法少女莉絲佳》,你不會覺得寫法和作品的氛圍出自同一位作家,卻鮮明流露西尾的特色和優點(這句話很容易誤讀,特意深色之)。閱讀時你不會搞混《戲言系列》和《世界系列》,正如後來的新作《物語系列》和《刀語》。西尾在2006、2007年開始寫的這兩個新系列,仍在突破自己,嘗試新的創作,作品並沒有因循過往哪一部作品。

這樣的《物語系列》,就算不經過新房監督的動畫演繹,你也感受得到強烈的異常的寫作風格、敘述氛圍。彷彿感受到閱讀橙乃老師《魔王勇者》的獨特形式衝擊,彷彿看到日日日老師早年寫青少年文學的自成一世界的純白氣場。而《物語系列》在寫法和氛圍的營造的異常和複雜更各自凌駕兩者。 

既然在後記自嘲是「腦殘鬥嘴」之作,印象鮮明的對話模式、被某位動畫觀眾評為「就算是屁一般的對話也是全世界最香的屁」的生動吸引對白內容使我們有種如同閱讀《魔王勇者》全是對白的錯覺。不過呢,我們也知道《物語系列》並非全由對白組成,為數不少的旁白、心情敘述、介紹怪異、阿良良木在市內四處亂逛等情節,在作者筆下純淨簡潔得、沒有很多無用角色干擾得彷彿看到日日日筆下的純白背景世界。 

散發既電波又中二卻莫測高深的言行,西尾寫過;
戰鬥為主、戰得颯爽的戰鬥故事,西尾寫過;
故事簡短、劇情直接、不賣弄花樣的梗直作品,西尾寫過;
奇怪的角色在奇怪的世界觀下有著奇怪的感性和感觸,西尾寫過。

那話說回來,西尾在《物語系列》的創作嘗試是什麼?綜合上述舉了《魔王勇者》和日日日作例子說明的兩項《物語系列》特點,我認為這次西尾嘗試的是以第一人稱近距離的直接敘述(旁白和對白)來寫上邊的所有東西。

《化物語》有戰鬥戲,而且相當不俗;有表面用了巧妙佈局和引伸意涵、實則梗直單純的感情故事;有濃烈的電波、中二、動漫梗、變態趣味卻總是成功營造莫測高深/裝模作樣的觀感;當然也有奇妙的角色、奇妙的怪談怪異解讀、奇妙的角色感性,以及讀者奇妙的感觸。 

《化物語 (上)》的三話,或許有點莫名其妙,其實故事各有變化和主題。首先如同三年前所言,每章篇幅越來越長,《黑儀.重蟹》130頁、《真宵.蝸牛》180頁到《駿河.猴子》230頁。除了角色增多,廢話(世上最香的屁)耍蠢因而增多外,與此同時,劇情性的敘述、 主角的主觀心理描述也增加不少。

從第一話著重新鮮而炸裂性的角色和對白風格(永遠的釘書機經典開幕)吸引讀者、帶出故事的怪談特性(不會真正深入挖掘怪談,怪談在書內卻不打醬油,擔當著高潮和心情戲的關鍵角色)。到第二話透過表面描寫八九寺的怪談事件,實質同時映襯了阿良良木和戰場原的「認真喜歡」愛情故事。

在第三話,西尾更突顯作品表裡二性的密不可分、彼此呼應特性。表面主要是神原駿河的回合,表面是愛和善良解決一切傷痛問題的老套故事,暗裡卻毫不容情、狠狠地由戰場原來解剖阿良良木的「老好人」主角光環,把這話較少登場的戰場原和極常登場的阿良良木賦予完全不同前二篇的新面貌、深形象。而《物語系列》的怪異怪談、角色耍蠢、角色感性、主角定位為何,也在這話全部推翻前二話的形象,展示了西尾擅長為之的「遊戲人間」﹕作品著重「表」的時候你以為「裡」才是大BOSS和真正想寫的東西時,誰知重要的「裡」也少不了你以為膚淺無用的「表」,那樣的表也是致命地有著不能忽視的感觸和角色描寫。

例如《駿河.猴子》花了不少心理描寫,阿良良木對神原作了不少分析,從而驅使他的老好人主角行徑。這樣的「表」會是映襯「裡」當中阿良良木的老好人究竟是什麼性質、出於什麼居心和成就怎樣的結果?這都正確,也都錯了。西尾臨末加入戰場原表面的傲嬌病嬌毒舌底下的異常貞操觀念和愛情執著,其實全都是推翻故事善良、歡樂、真愛、光明的模樣,卻也不是黑暗邪惡駭人醜陋,只是以稍稍誇張的形式把這個異想天外小說.異常還原為普通人的嫉妒、留戀、貪心.日常。

戰場原最後的突入除了劇情上、角色上的作用和影響外,還有從讀者意想不到的外界打破故事內神原和阿良良木耽溺於各自的表裡漩渦(神原的表懦弱、裡不甘;阿良良木的表老好人、裡壞心留戀),由外界顛覆內部小世界,令讀者驚覺《物語系列》的層次感和體認到某種現實性的作用。 


結語

不管怎樣說,如同三年前所言,《物語系列》是觀感兩極的作品。一如西尾其他的作品,也和「兩極的原因從不一樣」一樣。

你大可享受書內經典非常,妙趣橫生,儘管篇幅冗長、打屁居多,可是看過三遍仍忘不了很多場面和對話內容的歡樂面。比種種框架屬性都來得特別生動和獨特的角色魅力自也少不了。你也可享受書內並不顯眼卻佈局殊深的故事性、伏筆、角色感性和主角心情描述。

超厚的篇幅,超花時間的閱讀,我終於覺得物有所值,超適合你超用心思和感情去享受的西尾怪作。 

腦殘鬥嘴

「唉呀,阿良良木,你把錶戴在右手呢。」
「嗯?啊,對啊。」
「你個性很乖僻嗎?」
「妳應該先問我是不是左撇子才對吧!」
「喔。所以呢,到底是怎麼樣?」
「……………」
我是很乖僻沒錯。

「這算什麼等價交換!?」
「銅四十公克、鋅二十五克、鎳十五公克、靦腆五公克、再加上九十七公斤的惡意,我的謾罵就是這麼提煉出來的。」
「幾乎全都是惡意嘛!」
「順便告訴你靦腆那部分是騙人的。」
「最不可缺的要素居然被妳刪掉了!」

「我會好好虐待你的。」
「呃……?」
「不對,是招待才對。」
「…………………」
「不,還是要用虐待才對嗎……」
「用招待才是無懈可擊的正確答案!除此之外沒有別的答案了!能夠自己糾正自己的錯誤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真不愧是戰場原同學!」

「就是因為這樣你才會當一輩子處男。」
「一輩子!妳是未來人嗎?」
「別亂噴口水好不好,處男會傳染耶。」
「女生會被傳染處男才怪!」
不對,就算是男生也不會被傳染。
「因為本來就是這樣啊。應該沒有小學生肯跟你交往吧。」
「我對這句發言有兩項異議!第一我不是蘿莉控,然後第二,只要我認真去找肯定會有願意跟我交往的小學生才對!」
「第一點如果成立,第二點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吧。」

「如果下輩子再投胎轉世的話───」戰場原說﹕「我想要變成KURURU曹長。」
「……」
沒頭沒腦的發言,而且不用等轉世,我個人認為已經有半分像了…… 

「妳知道什麼叫言語暴力嗎?」
「那你就去叫言語的警察來啊。」
「……」
感覺就算是現實中的警察也沒辦法對付她。 

「因為我的緣故,阿良良木發現到自己腦筋有多笨了……這都是我的錯。」
「喂,等一下,我有笨到那麼嚴重的地步嗎?」
「你放心,我不會因為成績的好壞去歧視別人的。」
「妳講這種話就已經是一種歧視了好不好!」
「別亂噴口水,你的低學歷會傳染給我。」

「唉呀!我還以為是什麼東西勒。還想說怎麼會有人把狗的屍體丟在公園長椅上,什麼嘛,原來是阿良良木啊。」
我似乎聽到一個恐怕是人類史上史無前例的奇特問候方式,於是將頭從地面抬起,發現同班同學───戰場原黑儀就站在眼前。 

「高中生,越野腳踏車。」
「總覺得妳這說法好像話中有話……」
「高中生,越野腳踏車。國中生,蝴蝶刀。小學生,掀裙子。」
「那充滿惡意的列舉方式是什麼意思!」

同班的女同學對我說﹕你不管說什麼我都會聽你的……
我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達成這等十分了不起的豐功偉業。

「不管什麼願望你儘管說。我會盡最大的努力替你實現的。例如,希望我連續一個禮拜都在句尾加上『妞』字、連續一個禮拜不穿內褲來上課、連續一個禮拜每天裸體穿圍裙叫你起床、連續一個禮拜陪你玩灌腸減肥之類的,阿良良木應該也有許多獨自的喜好吧。」
「妳把我當做那種等級的狂熱變態份子嗎!那實在太失禮了吧!」
「不是……那個,很抱歉,如果你要我一輩子都那麼做的話,那個、我可能沒辦法答應……」

「也就是說!」
接著,戰場原毅然地用食指毫不留情地指向我,用彷彿快響徹公園的聲音,對我大聲訓斥。
「願意和阿良良木你這種沒吸引力的處男說話的人,也只有我這種還沒失身的神經病處女而已!」

「才不是勒。喜歡上自己的妹妹這種事情,是沒有妹妹的人製造出來的幻想吧。因為現實生活中絕對不可能有那種事。」
「唉呀。因為自己有,所以對沒有的人擺出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實在讓我不能苟同呢,阿良良木。」
「這就像在說金錢不是問題喔、其實沒有女朋友比較好喔、或是這跟學歷沒關係喔……之類的,這種傲慢的人還真討厭。」
「妹妹和那些東西不一樣吧……」

「真沒辦法……話說回來,沒想到我一禁止色情方面的願望你就一籌莫展了,真讓我吃驚呢。」
「我知道了,阿良良木。那稍微有一點色色的也沒關係。我以戰場原黑儀之名,允許你解放自己的慾望。」

「我要去跟小學生搭個話。」
「勸你還是免了吧。你只會受傷而已。」

「我只是因為妳看起來好像很傷腦筋,所以才想說能不能幫上妳的忙。」
「一個突然打小學生後腦的人,這世界上沒有任何忙他幫得上!完全沒有!」

「妳這傢伙真是有夠蠢。妳以為小學生打得贏高中生嗎!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眼前,有一個高中生和小學生打架卻當真了起來,還當真用過肩摔把對方摔在地板上,最後還當真地洋洋得意了起來。
那個人就是我。

「如果可以讓全世界知道阿良良木曆這個人有多麼低級的話,脫光衣服下跪還算便宜了呢。」
「便宜的是妳的自尊。」

「哼───不對,不能笑。」
「到了第二次之後,勝利這種東西只會讓人覺得空虛而已……」
眼前,有一個高中生朝著小學女生身體中心線的要害痛毆了兩拳,還在故作感慨空虛。
那個人還是我。
…………
看來阿良良木曆就算不讓戰場原黑儀全裸下跪,也已經是一個低級的男人。

「沒想到我的初碰觸居然比初吻還要早……八九寺真宵變成一個淫亂的女孩了。」
「啊。對了,八九寺小妹妹。這麼說來我剛才都忘了,我照約定給妳零用錢吧。」
「請不要在這個時間點說這種事情!」

「啊啊,真是煩死了!妳真的是有狂犬病!妳這個瀏海在眉毛上、把咬人當撒嬌的死女人!既然這樣我就揉爛妳的胸部,讓妳不會再去管什麼接吻不接吻、第一次不第一次的!」
眼前有一個男高中生忘了對方是小學女生,想要靠蠻力硬是去性騷擾對方,不過我相信唯獨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我。
好吧,事實上那個人就是我……

「阿良良木哥哥會揉小學生的胸部,但是卻不揉自己妹妹的胸部啊。原來如此,你是靠這種區分來約束自己的嗎?」

「原來阿良良木喜歡玩羞恥PLAY,是那種藉由羞恥女性讓自己興奮的人啊。不過,我原諒你。只要是健康的男生,會這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羞恥PLAY非常地不健康!」
「我沒關係……如果對象是阿良良木的話,我不管被怎麼樣都可以忍受……」
「別突然扮演起性格完全相反的角色好嗎?就算妳這樣,妳的角色幅度也不會再擴張了!還有戰場原,如果妳真的為我著想的話,我要是稍微有那種不健康的舉止,妳應該要立刻提醒我一聲吧!」
「唉呀,我又不是真的有在為你著想。」

「妳乾脆直接說我笨,我聽起來反而會舒服一點。」
「不不不,就算是事實,也有分『可以說的』和『沒有必要多說的』兩種。」
「另一種應該是『不可以說的』吧!」
「啊,那個沒關係的。因為我的成績也不是很好,我們是同伴、同伴。」
「………………」
我被小學生安慰了。
和小學生是同伴。

「我們的運動,說到底也只是學生的社團活動。況且我們學校是升學高中。社團活動基本上是用來製造青少年時代的快樂回憶,最重要的是要輕鬆且無顧慮。不過,沒想到阿良良木學長居然會關心我這個陌生人的人際關係,甚至還顧慮到我的隊友,你真是一個體貼的人啊。這無微不至的關懷,讓我不勝惶恐。學長真是心胸寬大,胸襟廣大無邊啊。為了我們籃球社,居然特意扮黑臉。學長真的是把我們這些晚輩當成自己人才會這麼做的。我從來沒遇過像阿良良木學長這樣的人啊。」
「我也從來沒遇過像妳這樣的傢伙……」
這種天然捧人上天的角色……
大概是一種新創意吧……

「我已經攻陷難易度最高的角色了。」

「我甚至以為你是想搞笑,才故意裝作不懂的。」
「我幹麼這麼委屈自己啊……不過戰場原,妳也不是一生下來頭腦就很好吧?妳應該是經過吐血般的努力,才讓成績維持名列前茅的吧?」
「你覺得一個努力的人會認為自己在努力嗎?」
「……是喔。」
「啊,不過,阿良良木你不要誤會喔。我是很同情像你這樣努力完全得不到回報、甚至還不知道該怎麼努力的人。」
「拜託妳別同情我!」
「我覺得你們的努力全是白費功夫,毫無意義。」

「就算沒有草叫作雜草,還是有一種魚叫作雜魚……」
「也沒有魚叫作雜魚吧!」
「就算沒有草叫作雜草,還是有人被稱做雜草……」
「會有人叫作雜草,就代表有取這個綽號的人吧!」

「無知是罪過,不過笨可不是。笨是一種懲罰。要是阿良良木像我一樣在前世好好積陰德,現在就不會變成這樣了,你好可憐啊。螞蟻在凝視挨凍受寒的蟋蟀的心情,我現在可以清楚體會到了。阿良良木還真了不起,可以讓本小姐體會到那些小蟲的心情。」
「你乾脆趕快去投胎會比較輕鬆。因為蟋蟀死掉之後,至少還能變成珍貴的養分,成為螞蟻的食物。」
「我們下次見面就是在法庭上了!」

「……妳再過不久一定會變成殺人犯。」
「到時候,我會選擇殺你的。我第一次的對象會選擇你,不會選擇你以外的人。我跟你約好了。」
「妳不要把這麼可怕的事情,說的好像很濃情蜜意一樣!我是喜歡妳沒錯,但還沒到被妳殺死也無所謂的地步!」
「被愛到想殺死自己的人所愛,然後死在他手上。這是最棒的死法不是?」
「我討厭那種扭曲的愛情!」
……
「有什麼關係,你就認命吧。我殺死你,就代表你在臨終的時候,本小姐會陪在你身邊喔。這不是很羅曼蒂克嗎?」
「不要,就算我會被人殺死,我也絕對不要死在妳手上。因為我覺得,不管別人怎樣殺我,都比妳親自動手還要來得好。」
「什麼嘛,我討厭那樣。要是阿良良木被我以外的人殺死,我會去殺掉那個犯人。誰管我們剛才的約定怎樣。」 

「對啊,沒錯。阿良良木學長你居然知道這件事情,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我至今為止都對學長有很高的評價,不過我似乎還是太小看學長了。用我的價值觀實在無法去衡量學長啊!我越是了解學長,就覺得學長離我更遠了。」
她說了一連串露骨的美詞麗句,卻不見半點阿諛奉承,這傢伙在某種意思上算是一種藝術品吧。

「好了,那我們繼續回來聊學長是三角褲派還是四角褲派的話題吧。」
「我們沒聊那種話題吧!」
「奇怪?那我們是在聊,我的緊身褲裡頭有沒有穿內褲的話題嗎?」
「妳沒穿嗎?神原同學!」
我動搖之際,連稱謂都加上了。
「那、那妳那件跑出裙子的緊身褲裡頭……!」
「就算我真的沒穿也不用那麼驚訝吧。緊身褲原本就是貼身衣物的一種。」
「那就更誇張、更離譜了!這不就等於妳每天都過著內褲外露的生活嗎?」

「嗯───那這樣想如何?我是運動少女也是暴露狂。覺得我是運動少女的人就是運動少女;覺得我是暴露狂的人就是暴露狂。」
「不要玩這種文字遊戲!『我是OO也是XX。覺得我是OO的人就是OO;覺得我是XX的人就是XX。』這種臺詞只能帥到國中為止!妳是我妹嗎!?」 

妳是百合、BL、NEKO、受、蘿莉控加上被虐狂嗎!?
這組合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我校的明星根本沒必要散播那些矛盾的傳聞,她早就已經人格分裂了。

有捏(劇透)今集金句

「溫柔也會───被我視為敵對的行為喔。」

我自始至終都完全判斷錯誤。
戰場原失去重量以後,
從來沒有放棄任何東西。
「這其實不算什麼壞事啊,如果有痛苦的事情,並不代表一定要去面對才行。去面對它也不代表自己很了不起。討厭的話,就算逃避也完全沒關係。不管要捨棄女兒也好或遁入宗教也好,都是個人的自由。尤其像這次的情況,事到如今就算妳取回了自己的思念,也於事無補,對吧?這麼做只不過是讓原本拋開煩惱的妳,又開始煩惱罷了,而妳的母親並不會因此而回來,破碎的家庭也不會復合。」
不會有任何改變。
忍野既非挖苦也不帶諷刺地說﹕「重蟹會奪取重量,奪取思想,奪取存在,但卻和吸血鬼小忍或魅貓不一樣───因為這一切是小姐妳自己期望的,所以倒不如說是妳自願交給衪的。以物易物───神明始終存在著。小姐實際上,什麼也沒有失去啊,話說如此───」
話雖如此。
儘管如此。
正因如此。
戰場原黑儀才───希望要回來。
希望對方還給她。
將那早已無法挽回的母親回憶。
記憶與煩惱,全部還給她。
那究竟是怎樣的心情,老實說我不明白,今後應該也不會明白吧,況且正如忍野所說的,她的母親亦不會因此而回來,家庭也不會因此而復合,只有戰場原獨自一人,懷抱那份痛苦的思念───
一切不會有任何的改變吧。
「並不是沒有任何的改變。
戰場原最後說道。
她用哭得紅腫的雙眼,對著我說。
「而且,這一切絕對不是徒勞無功。至少我,交到了一個重要的朋友。」

「不過,會吵架也是很正常的。只要是人都會吵架和爭執。有時會頂撞別人、有時會被頂撞;有時會喜歡、有時會討厭。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要持續喜歡一樣東西,真的要更加全力以赴才行。」
「為了持續喜歡一樣東西而全力以赴,這樣聽起來雖然還算真實,不過我總覺得不夠單純。要全力以赴去喜歡一個人,這種說法感覺好像你在努力什麼一樣。」
「可是,阿良良木哥哥。」八九寺絲毫不退讓,說﹕「我們所擁有的『喜歡』這種情感,本來就不是非常積極的東西吧?」
「……妳說的沒錯啦。」
的確。
或許人應該要全力以赴,努力去喜歡一樣東西才對。
「對喜歡的東西感到厭煩,或者是討厭自己原本喜歡的東西,這樣不是叫人很難受嗎?而且也很無聊不是?正常來說,原本你喜歡一個東西,但是討厭的時候卻會變成加倍的討厭了不是嗎?這種感覺真的會
───讓人意志消沉。」 

「I love you.」

「我覺得這和一見鍾情那種廉價的東西不一樣。不過,我的個性也不是很有耐心,沒辦法花時間讓自己去準備喜歡一個人。該怎樣說呢───對,這種感覺或許應該說,我想努力去喜歡上阿良良木你也說不定。」
「反正這種事情是時機的問題。其實我們要維持普通朋友的關係也行,不過我很貪心啊。既然要當朋友,那我就要當『最高級的朋友』,其他我都不要。」 

「戰場原。以後妳看不見的東西,不要假裝自己看得見;看得見的東西,妳也不能假裝自己看不見。以後不許再這樣了。別讓這種狀況再發生吧。遇到自己覺得奇怪的事情,妳要老實說出來。不要再有奇怪的顧慮了。因為經驗是經驗,知識是知識,我們今後都必須背須這兩樣東西活下去,因為我們知道那種東西的存在了。所以,如果哪天我們的意見不合,到時我們要好好溝通。妳要答應我。」 

「話說回來,眼迷心蕩的心蕩,是一個很棒的詞喔。你知道嗎?寫法是草字頭下面一個湯。我個人覺得『蕩』這個字,比草字頭下面一個明﹕『萌』這個字還要更上一層樓。它是肩負下一個世代的微妙詞彙,很受到期待呢。比如說,以後會有像女僕蕩或是貓耳蕩之類的詞彙出現。」
「戰場原,我對妳眼迷心蕩。」

「對了,你知道嗎?阿良良木。」
「我,沒有和男生分手的經驗。」
「所以,」
「我也沒打算和阿良良木分手。」 

「我既不溫柔,也不是好人。我只是呢,有各種的考慮───」
權宜上的考慮。
壞心的留戀。 

「人世之間,只因有人誕生,而吵雜不已,話雖如此,那人絕非是你。」

權宜上的考慮。
壞心的留戀。
我可能是一個溫柔的好人。但我和羽川不同,不是一個清正廉潔的善人。 

「一般來說受到別人的信賴是很好啦,不過,還是需要有個分際吧。規則就是為此而存在的。規則規則,不可厚顏無恥。你懂我的意思嗎?如果我們不先用一個規則框架圍出一個空間來,規定出無論如何絕對不行的事情,自己的領地就會在隨便妥協之中不停被削減。常有人說規則都是有例外的,但是既然是規則就不應該有例外,而且,要是沒有規則也就不會有例外,就是這麼回事。」 

圖畫介紹

Picture
書盒子連封面。

Picture
書背。

Picture
小說內頁。每章首頁一張插畫,沒有內頁彩頁。

數值

Picture 

《物語》系列小說官網

動畫官網

插畫家VOFAN個人網誌 - 青春電繪物語

西尾維新 - 斬首循環──藍色學者與戲言跟班 

西尾維新– 絞首浪漫派──人間失格.零崎人識

西尾維新– 懸樑高校──戲言跟班的弟子

西尾維新– 絕妙邏輯

西尾維新 - 食人魔法──匂宮兄妹之殺戮奇術(上)

西尾維新 - 食人魔法──匂宮兄妹之殺戮奇術(下)

西尾維新 - 完全過激(上)十三階梯

西尾維新 - 完全過激(中)紅色制裁VS.橙色種子

西尾維新 - 零崎雙識的人間試驗

西尾維新 - 零崎軋識的人間敲打

西尾維新 - 零崎曲識的人間人間

西尾維新 - DEATH NOTE 死亡筆記 ANOTHER NOTE 洛杉磯BB連環殺人事件

西尾維新 - 刀語 第一話 絕刀.鉋

西尾維新 - 刀語 第二話 斬刀.鈍

西尾維新 - 刀語 第三話 千刀.鎩 

西尾維新 - 刀語 第八話 微刀.釵

西尾維新 - 刀語 第十一話 毒刀.鍍

西尾維新 - 刀語 第十二話 炎刀.銃 

西尾維新 - 真庭語  

西尾維新 - 小說版最強學生會長(上) 久久原滅私的無能君臨以及啝之浦蛹的足球投票 (64分) 

西尾維新 - 化物語 (上) (2010年所寫) 


[1]

若以愛情戲劇來稱之,物語系列未免也太過高深、哲學,現在故事也要邁入收尾了,期待西尾發揮所長!

另,這系列的譯者一直都是哈泥蛙先生,不知為何尖端會在版權頁寫錯…?


[引用] | 作者 weichung639 | 24th Sep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化物語》上下集都是寫林先生翻譯呢,後來續集才寫哈尼娃。如果不是不同人翻譯的話,那就是哈尼娃其實是林先生!?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25th Sep 2013

[2]

哈泥蛙先生本人姓張,難道是我搞錯了?!


[引用] | 作者 weichung639 | 25th Sep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對耶,我有印象姓張!
哪裡有資料說《化物語》是他譯的? 版權頁應該不會搞錯的說。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25th Sep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