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ug 2014 | 韓國輕小說 | (1464 Reads)

Picture 

本來對這種日本最近爛大街的名字風格的作品不感興趣,沒想過要介紹這部新作。但前兩天官方居然放出為了介紹此書而製作的類似文字冒險遊戲的東東。閱讀感頓時嚇一跳,印象所及,日本好像也沒把小說內容這樣製成遊戲當預覽小說內容、廣告、介紹的前例哪。

所以就看看這是什麼個玩意兒,而越看越有趣。雖仍是那種主調,不過作者滿會在短小的篇幅和簡單的框架內精心佈置許多耐人尋味的吸引玩意,而且角色插畫人設和角色出退場安排也很吸引。所以閱讀感興起就介紹這部作品吧的想法開始翻譯遊戲內容。翻著翻著意外地花很長時間,也發現居然短短的這個小遊戲有WORD檔22頁破萬字……

希望感興趣的朋友到官網,按圖中間那個「START」 就可以玩嚕。請注意有一個遊戲窗口彈出,而且有BGM。開幕和閉幕的BGM挺不錯的! 

官網連結﹕http://www.seednovel.com/pb/542283 

以下為遊戲內容翻譯﹕ 

 


 

《反逆騎士的聖女篡奪》(반역기사의 성녀찬탈)

 

Picture 

皚白色的大雪漫天飛舞。

 

「駃往主教堂中央車站特快列車即將駛出,仍未乘車的乘客請儘快上車。」

「今天仍發出大雪警報。車站地面濕滑,敬請小心慎防滑倒。」

順帶一提,自今天為止,大雪預警已持續發出七萬二千四百七十四天。」

 

「……」

由希.利比利絲獨自在月台上呆呆望著天空。

身上穿的大衣殘舊不堪,罩住頭臉的風帽也起滿毛球。不管手上戴的手套,還是腳上穿的靴子,背著的背包都同樣破舊。

 

「那位同學!」

 

突然一把聲音把由希嚇住了。

慢慢轉過頭看去,清掃積雪的站務員望著由希皺起眉頭。

「快上車,火車要開了!」

 

「……那個。」

由希縮著身子,小心地問。

 

「你怎麼知道我是學生呢?」

 

「說什麼呢?」站務員一副沒好氣的表情。

「這時候像你這種小孩到聖女都市的,不都是到騎士學校的嘛!」

 

「話是這樣說……」

「離開故鄉是很不捨啦,但得出發啦。不想開學典禮遲到就別錯過這班車!」

 

「確切地說這裡不是我的故鄉唷……」

由希的自言自語站務員好像沒聽到。

 

站務員一邊微笑一邊要激勵由希似地喊道。

「走吧!到中央用心鑽研,成為守護聖女的出色騎士吧,小姐!」

 

「小姐……」

由希不樂意地嘀咕。正好這時強風吹來,一把風吹掉由希的風帽。

藏在帽裡的秀髮隨風飄散,由希的臉全部露了出來。

 

Picture 

 

「啊……」

由希登時紅了臉,連忙整理被吹亂的頭髮。

雖然想重新戴上風帽,急著上車的由希就這樣一手拿著風帽,一手整理頭髮。

而看著這樣的由希的站務員,露出一副出神的模樣。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站務員大叔自從在這站工作以來,從沒看過這樣的美女。

 

「知道了,我馬上上車。」

 

其實最引人注目的是由希深紅色的髮色。

一般赤髮都略為淺淡,在這等暴雪中由希的頭髮既光亮又細緻,直達深心處般地鮮明。

 

由希一邊繫好秀髮,一邊背過站務員轉身上車。

 

「呼……」

 

冰涼的空氣之中,由希吐出白色的氣息踏上車卡。

由希乘搭的是蒸汽火車最後邊的5等室車廂。

Picture 

 

「駃往主教堂中央車站特快列車,現在即將出發。」

隨著廣播聲,火車的震動慢慢增大。

由希沒有走進車廂,在車內乘車階梯上站著,然後把頭伸出車外。

 

「即使不是故鄉,現在要和這裡告別了呢……」

蒸汽火車慢慢地往前駛出,就在這時候……

 

「等等等等等一下啊啊啊啊!!」

 

「……?!」

由希驚訝地轉過頭來。

有人穿過月台朝這邊跑過來。

 

「等一等……!」

 

「同學!已經晚嚕!月台上奔跑很危險……!」

站務員大叔大概又看得出神了吧。

 

因為以全力飛奔,想踏上已要出發的火車的那位少女,

是比由希還漂亮的少女。

 

「都說了人家還沒上車! 不准出發啦啦……!!」

 

少女的穿著和由希正好相反。

身上的大衣是誰都覺得非常昂貴的最高級貨色。手裡提著的包包也明顯是匠人一針一線作出的逸品。

 

可是少女身上連一點膚淺的奢華氣息都沒有。彷彿高貴的人僅僅穿上和身分相當的衣服般自然。

 

Picture 

 

「啊,真是……!!身體好重!」

不過這位少女毫不猶豫地把看來很昂貴的提包一把丟掉,一口氣脫下大衣。

 

大衣下的穿著,跟大雪從不停止的這世界毫不相襯。

柔滑袖衫上是天藍色的短上衣。然後是把腰部線條展露無遺的高腰身裙子。

裙子長度僅到膝蓋之上,這身行頭怎樣看都不覺得沉重,然後把這時代最重視的防寒功能無視到底。

 

由希知道這是什麼服裝。

 

「嗄啊啊啊……!」

 

可是這不是脫掉大衣就能趕上的距離。

火車慢騰騰往前行駛,速度漸漸增加。

一般少女不管再怎樣衝刺也不可能追上火車。

 

但她不是一般少女。

在月台上飛奔的少女以遠較之前快的速度跑著。

而她之所以能跑得那麼快的理由,由希多半也知道。

像剛剛站務員大叔所說,這時期到聖女都市的少女只有一種可能性。

 

「騎士……!」

 

少女擁有騎士能力……突破人類界限,名為「Chavaler」的能力。

穿著騎士學校制服的少女,朝著由希所在的最尾車廂跑過來。

 

「加油……!」

不知不覺間,由希小聲地為她打氣。

 

「再一點,一點點……!」

積滿雪的月台上,如風銳利地疾馳的少女……由希向她發出打氣聲。

就算聲音傳不到她那裡,由希仍然為她打氣。

 

但火車的速度越來越快。

由希所在的乘車口和少女之間只有一點點的距離,就是那一點點不到的距離那麼難以克服。

即使擁有騎士的能力,卻也沒有追上開始加速的火車的超人之力。

 

就像明白沒有可能追上車卡,少女的表情彷彿帶著一絲失落。

 

所以。

「抓住!」

由希將身體伸出車外,把手臂將開到極限。

 

「……!」

少女好像一下就明白了,咬破嘴唇使出全力往前伸出手跳過來。

 

連怎樣著地都無暇思及,就是這樣危險的舉動。

如果少女在一無所有的虛空中被吹走,再倒在地上打滾會受很重的傷吧。

 

但這沒有發生。

由希抓緊少女的手,用盡所有力氣牢牢抓實。

少女單薄的身子被拉進車廂,正是列車急劇加速的笛聲響起之時。

 

「駃往主教堂中央車站特快列車,現已出發。未能上車的乘客請靜候下班列車。順帶一提,下班特快列車將於365天後出發。」

 

無機質的廣播聲響起。

駃往聖女都市.主教堂的列車,載著守護聖女的騎士候補生火速出發。

 

Picture 

 

「嗄嗄……」

倒在車廂地板上的由希努力調順呼吸。

少女跟由希一樣坐倒地上,被由希抱著的她氣喘噓噓。

由於跳上車廂為止都在全力奔跑,少女需要的回復時間比由希要長。

 

「啊……」

在身邊近距離一看,少女的容姿更具實感,實是萬中無一的美貌。

雖然少女閉緊嘴唇,裝作一副無事的表情予人冰冷高傲的感覺。要是她臉蛋微微一紅柔和一笑,那教人疼愛的模樣將奪走世上多少人的心啊。

 

「還有不知為什麼有股好聞的香氣。」

不是劇烈奔跑後留下汗水那樣子,而是帶著香草的甜甜香味。

 

「說來,這什麼軟軟的……?」

由希這時才驚覺,

右手此刻放在少女袖衫上的事實。

以及,自己正在揉捏隆起的胸口的事實。

順帶大大一提,

很有彈力,而且柔軟得沒法挑。

 

「嚇。」

怎樣看都是一塊坐倒時手偶爾跑到那裡去的樣子。

即使知道得把手拉開,但右手就是不聽話。

由希能做的,就是別看向少女胸口,把視線往下移。

 

「嗚……!」

然後,由希看到了。

少女裙子一片狼藉的樣子……以及原本被裙子遮蓋的內內的模樣。

 

順帶一提,是黑色的。

滿滿的蕾絲,風光華麗。

 

「唔嗯……」

倒下的少女這時好不容易睜開了眼。

 

「……?」

少女望向由希的臉。

接著隨著由希視線低頭看去,發現了赤裸裸地露出的內內。

再來,茫然凝視揉搓自己胸部的由希的手。

 

由希裝著看風景轉開視線,手悄悄移開。

少女會有什麼反應呢?

放聲大哭?還是一拳往臉上招呼?

咽下一口口水,由希靜待少女的反應。

 

「哎、哎呀……」

但少女的反應只有臉微微染紅,和整理衣裳而已。

 

「好了。讓你看到丟臉的樣子,不好意思。」

「不、不會……」

 

「啊,比起『不好意思』,有句更該說的話得說。」

站起身的少女低著頭轉向由希。

 

「感謝您。幫小女子坐上火車。

「不介意的話,未知可否告知幫助小女子的您的名字呢?」

「由希……我叫由希.利比利絲。」

 

少女聽了後點了點頭。

「小女子是伊莉絲.美拉狄耶。」

 

伊莉絲.美拉狄耶。

自報家門的少女,嗓音透著自信心。

 

「由希氏(譯注:韓國對他人敬稱,一般譯作先生/小姐,但伊莉絲錯認由希性別),座位在哪裡呢?容我向您致以感謝之意,順便一起聊天吧?」

「啊,我在5等室……」

「那麼請到小女子這邊吧,已預約家庭房間特等席了。」

她好像把能坐4個人的家庭客室自己一個人用了。

 

「……沒關係嗎?」

「怎麼?」

「不是,跟我這種人……」

由希垂眼看向自己殘舊的衣服。

但伊莉絲不懂什麼意思似地搖了搖頭。

 

「呼呼。」

「為什麼笑呢?」

「很高興唷。本來擔心到主教堂的路上要如何打發無聊的時光,幸好認識了這麼有意思的大人呢。」

「有意思的大人啊……」

「小女子和由希氏看來會成為很要好的朋友呢。作為守護聖女大人的少女騎士,能互勵互勉一起鍛鍊就好了。」

「少女……?」

「嗯?」

 

由希覺得有一處地方非訂正不可,慢慢地張開嘴。

「那個……想來有所誤會了。」

由希向歪著頭的伊莉絲說道。

 

「我可是男生耶?」

 

「……男生嗎?」

「雖然常常被誤會……我是男的。」

 

說著同時,由希解開大衣的紐扣。

然後展示了大衣底下被襯衫覆蓋的扁平胸膛。

儘管由於外貌的關係常常被錯認,但由希的性別是男的。

 

「男生。」

「對,男生。」

「剛剛有摸小女子的胸口?」

「嗯。」

「小女子的內內也看到了?」

「嗯。」

 

靜靜地看著由希的伊莉絲,臉蛋開始漲紅。
眼眶裡也噙滿了淚水。

 

「有……色狼!」

 

「對、對不……!」

 

隨著一聲尖叫,由希的臉被「噗」一聲打到。少女的哭聲往車廂裡消失。

 

Picture 

 

「被騙得好慘呢!」

「我沒有騙人的意思喔……」

看向坐在對面、仍在發火的伊莉絲,由希有點不滿地小聲說道。

 

現在由希身處伊莉絲預約的家庭房間特等席。

特等席和其他列車座位不同,像一間間獨立的房間那樣的構造。

 

「呣,這次就原諒你了。畢竟你是幫了我的恩人。」

「感謝萬分……這樣就可以了?」

「我饒恕了你的色狼行為,這樣我們不拖不欠了。明白嗎?」

「那為什麼我在這裡呢?」

「不是說了嗎?旅途很無聊。」

「所以我究竟要做什麼?」

「做什麼?」

「這時候到主教堂的,只有到騎士學校就讀的Chavaler能力者。」

 

Chavaler

這是為了發揮突破人類界限的力量,騎士所需的能力。

 

「不過男人身上從沒顯現過Chavaler。」

 

Chavaler只有女性能用,從100年前就一直如此。

因此騎士常常都是女性,到騎士學校入讀的也只有女生。

 

「所以你不可能是騎士學校的新生。為什麼你到主教堂去呢?」

 

「……約200年前開始的大雪,幾令人類陷於滅亡。」

「嗯?」

「拯救了人類的,是那時候開始多起來的特殊能力者……也就是擁有後來被稱為Chavaler的能力的人們。」

對於忽然擔當解說的由希,伊莉絲瞪圓了眼睛。

 

「之後人類社會把Chavaler能力者集中起來重整。過程中建立了聖女都市.主教堂,從此它成為守護人類的象徵……最高的Chavaler能力者──聖女身處的頂點便是Chavaler的都市。」

 

「特別現今的聖女大人據說擁有歷代最強的Chavaler能力。儘管這裡外邊暴風雪刮過不停,聽說在主教堂可是連一片雪花都沒有,常年保持晴朗的天氣呢。全是聖女大人的力量所賜。」

 

「……明白。受聖女大人加護的土地可保持一定的氣溫,人民才能耕種。那裡生產的物資讓包括我們故鄉在內的主教堂周遭村落得以存活。在這種環境下過著比較豐足的生活。」

 

「因此,齊集於主教堂的Chavaler能力者……通稱『騎士』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守護聖女大人。」

 

說到這裡,由希把在車廂內仍一直戴著的手套脫下。

 

「我出身於什麼都沒有的社會底層,即使既沒學識也沒技術……為了讓我們在嚴酷環境中也能活下去的聖女大人,我想守護聖女大人。」

 

「那個……!」

「伊莉絲大人也這樣認為嗎?」

 

由希的右手,浮現微微發光的赤色十字架。

 

「本來男子身上不能顯現Chavaler能力……教人不解的是我身上有這能力。托它的福才得到入讀騎士學校的資格。」

「這是聖痕……擁有Chavaler並受到承認,只有被准許進入主教堂的人才被授予。這樣的話……」

 

伊莉絲望向自己的右手,那裡有著和由希一模一樣的花紋。

 

「你……身為男子卻能使用Chavaler?」

「嗯,不知為何就能用了。經審查官核定後被賦予了這道聖痕。」

「即使仍難以置信……但帶著聖痕的人確實擁有Chavaler……」

「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能力而已。新生當中大概屬於最低層級的能力吧。」

「是什麼能力呢?」

「就是集中力強化。」

「的確是滿弱的能力……在自我強化系的Chavaler當中也是最低層沒錯。」

「哈哈哈……」

 

「……儘管不想說這些話。」

陷入沉思的伊莉絲,以認真的嗓音說道。

 

「主教堂是相當死板的社會呢。一是擁有卓越的Chavaler能力,沒有的話至少要出身好……如果沒有拿得出手的,在那很難過日子。不好意思,你兩項條件好像都不太足夠。」

「那……」

加上騎士學校只有女孩子。身為男子的你可以在那裡好好過嗎?不是遭到無視就是被群起排斥……這樣的可能性很高喔?」

 

由希閉上了嘴。

 

「坦白說,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放棄騎士學校就此回故鄉過平凡人的生活。就算被核定擁有Chavaler,最終選擇過那種生活的人很多的。」

 

伊莉絲很冷靜。

 

「這是我的忠告喔。拋棄成為騎士的想法。到主教堂後照原路坐火車回故鄉吧。」

 

「……可是,我只能去主教堂。」

 

由希和伊莉絲四目相望後說。

「因為成為守護聖女大人的人……是我的夢想。」

 

伊莉絲一時說不出話,直直望著由希。

雙眼毫不動搖地望著自己的由希,伊莉絲一時間凝視這樣的由希。一會後,伊莉絲轉過頭沒好氣地說。

 

「……那就那樣做吧。」

 

「欸?」

「就算我說了那些話也沒改變心意,你不是有相當的覺悟了嗎?那就隨你心意做吧。」

「你啊在主教堂大概會受很多苦……有什麼便來和我說吧。能幫上忙的話,說不定我會幫你喔。」

「伊莉絲大人,為什麼……」

「沒什麼特別的,不是還欠你幫我上火車的人情嘛。」

「不是說互不拖欠了嗎……」

 

「別挑話把兒!」

伊莉絲猛然說後,露出有點難為情的表情自言自語。

「『守護聖女大人是我的夢想』那番話……包含了你的真心吧,聽了稍微心頭小鹿亂撞哪。懷著真心拚死掙扎的人,我可沒法裝作沒看見呢。」

「伊莉絲大人……」

 

由希驚訝地看著伊莉絲,伊莉絲臉色轉紅,提高聲線說道。

「先、先說了喔,心頭小鹿亂撞不是對你著迷了,不是那樣喔!就是,就只是被感動了聽到沒!」

「咦,在解釋什麼呢?」

 

在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不知不覺外邊天色已一片漆黑。

「那麼,非常感謝您。蒙伊莉絲大人這樣的人幫我……」

「夠,夠了啦。」

「如有可以替伊莉絲大人出力的事,我會盡力做的。」

「啊哈~有這樣的事再拜託你。」

「伊莉絲大人,我可不是隨便說的。伊莉絲大人畢竟一個人生活,遇上棘手難題也不是沒可能的。」

 

「伊莉絲大人,收到最終入學文件時,上邊標示的名次是多少呢?」

「……1位喔。」

「那……可不是新生當中擁有最高Chavaler能力的人嗎!是首席呢!」

「沒、沒什麼了不起的。不過新生的1位而已,入學後就排在在校生的最後吧。終究……」

「我是337位。」

「還真是最低層啊!你真的好弱耶。」

 

順帶一提,一般新生總共337名。

 

「伊莉絲大人是一位的話,會有許多特權呢。」

「那是當然了。可以在新生宿舍最上層單獨房間居住……」

 

「可是,伊莉絲大人的所有特權,也可能一息之間就被搶光。」

聽了由希的話,伊莉絲的臉僵硬起來。

「是說決鬥吧?」

「對。」

 

由希點頭。

Chavaler能力很受個人精神力影響。所以為了鍛鍊精神力,主教堂有相應的制度。」

「擁有Chavaler能力的騎士們,承受條件相互考驗的決鬥……」

「決鬥的勝者可褫奪敗者擁有的『權利』。」

 

「這聖痕不單單是騎士學校學生的證明。它既判斷決鬥過程公正與否,甚至當落敗一方不承認決鬥敗北拒絕交出權利,聖痕擁有予以制裁的力量。」

「……話說回來,這聖痕據說還是決鬥的裁判呢。」

「伊莉絲大人能力和身分都很優秀。可是不小心輸了決鬥的話,除了各種權利被褫奪,甚至會掉到比我更差的處境。」

「就、就算如此,最近決鬥制度不是徒具虛名了嗎?在學生會長的政策下,決鬥氛圍據聞被重重克制住了……」

「聽說不是這樣的。尤其我們這些連決鬥規則都不懂的新生,常被前輩欺騙而決鬥,最後被搶走許多東西的事時有所聞……」

「所以伊莉絲大人,別過份高視自己的能力。必要時請依賴我吧,我的能力雖微不足道,但比起伊莉絲大人獨自應付險境要……」

「喂。」

這時思考了一會的伊莉絲開了口。

「我們不來場練習嗎?」

「耶?」

「決鬥,我們之間來比一場吧。我們有聖痕在身,即使在主教堂外也可以決鬥嘛。」

「我想了解決鬥的規則。如你所說我們對決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