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ug 2014 | 韓國輕小說 | (1285 Reads)

Picture

因為篇幅超過BLOG的上限,所以多開一篇「下」。

「伊莉絲大人……」

「你說過守護聖女大人是你的夢想,我也有要在主教堂實現的夢想。不想被決鬥之類的事抓住小辮子呢。」

伊莉絲看著由希佻皮地一笑。

「別擔心。我不會搶你的權利啦,反正你也沒有值得搶的權利嘛?」

「就算如此……」

「這對你也有幫助喔。能力也好身份也罷都算不上好的你,為了在主教堂活下去就得理解決鬥。你就當作以我為對象來練習吧。」

「伊莉絲大人……」

 

由希看著伊莉絲明朗的雙眼,那雙眼睛訴說著伊莉絲沒在說謊。

伊莉絲不單為了自己,真的也是為了幫助由希才這樣建議的。

能力和身分條件充分,這位美貌的少女,對今天首次見面、身為低下層的我全心全意地信賴著,並認定彼此為互相努力合作的對象。

 

「伊莉絲大人,您……」

「怎、怎麼。為什麼你要哭不哭的?」

看到由希皺著一張臉,伊莉絲登時慌了。

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的哭臉,由希雙手掩著臉,低下了頭。

 

「您真的,您真的……」

 

嗓音帶著滿滿感情的同時,由希在內心裡想道。

 

Picture 

 

──真是,容易被操縱的人啊。

 

一邊這樣想著,由希一邊不讓伊莉絲看到他的微笑。

 

一切按計劃進行。

準備時間花了一周。包括事前調查的話花了一個月以上,不過這些時間投資是有意義的。

 

伊莉絲從家裡到火車站所坐的馬車和駕車的馬夫,然後火車站驗票職員,由希都做了事前工作。伊莉絲到達的時間被安排到火車出發之前那一刻。火車站的環境也研究清楚,最末車卡和車站距離的計算……為了讓伊莉絲驚險地登上火車的調整工夫相當簡單。因為伊莉絲擁有的是什麼能力一早已經知道了嘛。

 

對於她跑到火車的途中或許會造成妨礙的物件,為了不使她最後時刻趕不上火車而檢查過了。所以她沒有被垃圾絆倒,讓計劃告吹的可能性都被確切消除。

當然,對應萬一情況,為使列車出發時間可以細致地拖延而在路軌做了工作,不過這次用不上。

 

在伊莉絲想起由希最佳的時間點,即受由希幫忙而坐上火車的那一刻,來讓由希露臉。

 

由希在伊莉絲面對危機的緊急關頭幫了她,作為她的恩人而開啟了兩人的邂逅。

 

單純地自危機中解救了她,自然不一定使伊莉絲對由希放下心防。反而可能讓兩人的關係拘泥於禮貌和義務而施展不開。

 

因此由希故意以寒酸的模樣出現,教她認為他是富有奉獻精神而且為夢想努力的少年。

 

摸了伊莉絲的身體或看到她的內衣物等,通過這些突發意外把伊莉絲身上的正經、有禮貌等面具脫下自然也一早計劃好了。

 

一切都在對伊莉絲的性格作過慎密的調查後才可能辦到。

如果伊莉絲是對幫了自己的人僅形式地感謝,然後就此別過的人的話,這計劃本身便成立不了。

 

伊莉絲是知道救了自己的恩人住在5等席會毫不猶豫邀請對方和自己同坐,也不會因為胸部稍微被揉捏就翻臉的人。

就因為由希知道伊莉絲是這樣的人,所以這個奪取她信賴的計劃才得以成事。

 

結果由希得到伊莉絲的信賴,造成讓她自己提出要決鬥練習的狀況。

這刻伊莉絲對由希放開了心防,同時小看由希以為他是需要保護的軟弱存在。

所以她可以安心地提出決鬥練習的提議。

 

這份放心,正是由希好不容易終於從伊莉絲身上得到之物。

 

 

 

「明白了,伊莉絲大人。」

 

由希抬起頭把眼眶的淚水擦去。當然這是忍住不笑出來所流的淚水。

 

「那來開始遊戲吧。」

 

新生首席和吊車尾,伊莉絲的Chavaler能力壓倒性強得多。

可是決鬥並不是Chavaler能力強的一方就能獲勝,而是滿足勝利條件的一方。

從一開始,伊莉絲連由希真正擁有什麼能力都不知道。

 

(可憐的伊莉絲.美拉狄耶。)

 

這一刻,她心裡想像著﹕

命運性的邂逅,和超越身份差異的少年一邊培養友情,一邊戰勝困難的學園青春故事吧……難保她對羅曼情節也有所期待喔。

就算再不忍,等著她的校園生活是和玫瑰色差得遠的日子。

 

因為從這刻起,她要開始地獄一般的奴隸生活。

 

 

Picture 

 

 

聖女都市.主教堂。

 

以好久以前古代文明時代建立的大聖堂為中心,所建立的Chavaler都市。

 

今天是騎士學校迎接各地發現的Chavaler能力者們,為他們舉辦新生開學典禮的日子。為此主教堂洋溢著歡迎新生的氛圍。

 

現在在騎士學校的大禮堂,滿是新入學的新生和迎接他們的在校生。開學典禮十分順利地開展著。

但在可以俯瞰大禮堂的開學典禮指揮部瀰漫著不穩的氣息。

 

「伊莉絲.美拉狄耶究竟跑哪去!」

 

如此吼著的是騎士學校的學生會長雷丁沙.寶倫。

她用從她纖細的身體所想像不到的尖厲聲音責罵著一旁的學生們。

 

「作為首席,她馬上得代表新生發表演說不是嗎!然而為什麼至今不見人影!」

 

「從其他新生口中得知,她分明坐上了從3號區出發的特快列車……」

「所以我問她到底跑哪去了!難道她到主教堂前還從火車上跳車嗎!」

 

Picture 

 

『接下來,由新生代表發表演說。』

 

「現在廣播的是什麼鬼?」

雷丁沙把部下看過一輪,但大家都不知所以然的樣子。

 

「莫非伊莉絲.美拉狄耶已經到了……?」

 

就在這時,照亮大禮堂的燈光突然全部熄滅。

 

「「怎麼?!」」

 

被黑暗籠罩的大禮堂頓時一片雜亂。雷丁沙儘管一時慌了神,為了掌握狀況立刻拼死思考。

 

「恐怖襲擊嗎?!」

 

雖是不容發生的事,但有可能。

那樣的話目標會是誰?新生們?全體學生?學生會長雷丁沙?不是的話……

 

此時一道光芒照進禮堂。

那道微光把剛剛為止都空空的講台照亮。

然後講台上有某人站著。

 

擁有一頭深紅秀髮,身份不明的人物。

 

「雖然頭髮很長……男生……?」

 

他沒有和其他學生一樣穿上騎士學校的制服,而是西裝外套和襯衫,還有西褲的組合。

 

可不論配色還是衣料都和其他學生的制服一樣,所以看來像並不存在的「男生制服」。

 

「為什麼這裡有男孩子……?」

 

「騎士學校的新生,和在校生諸君。」

 

「首先,我想對阻礙開學典禮一事向大家道歉。不過我有一定要對大家說的話,所以借了這次機會,原諒我的話就原諒吧。」

 

Picture 

 

得下「當場把他拉下來」的命令。

雷丁沙瞬間有了這個念頭,但想知道那少年究竟要做什麼的好奇心壓過了命令。

 

「我是由希.利比利絲。本年度騎士學校的新生。」

 

說自己是由希.利比利絲的他,自然地邊微笑邊說著。

 

「首先我先解答相當多學生抱持著的疑問。我作為騎士學校的新生站在這裡,但和諸君不同,我不是女生而是男生。」

 

大禮堂馬上一片混亂,但當他舉起右手後便即時安靜下來。

 

「我先說,我的入學條件很充分。我手背的聖痕證明了這一點。」

 

他手背上,浮現出認可他就讀此校的十字架。

 

「綜觀這學校的校規,入讀此校的必需條件是持有Chavaler,而非僅僅女子才可能入讀。所以擁有Chavaler的我,以男子之軀就讀本校一點問題都沒有。」

 

確實沒錯,校規上並沒問題。

但此事並無前例,萬一由於有男新生而成為話題……

可是至今為止,這樣的事一次都沒在校內發生過。連學生會長雷丁沙都沒收過這樣的報告。

 

「今天搞得要站在諸君面前,並非為了做自我介紹。」

在困惑的眾多學生跟前,他微笑著說。

 

「作為今屆入學的新生,我將發表我的抱負。」

 

那傢伙到底想做什麼?

雷丁沙懷著糊里糊塗的心情望著名為由希.利比利絲的少年。

 

「本來,這主教堂的騎士學校是為了讓人類的守護者──騎士琢磨Chavaler能力,從永遠的暴雪中守護人類,進而恢復過去人類所建立的光榮文明。」

 

他的聲音沉著而明確。

 

Chavaler能力極受精神力影響。所以本校為了提升Chavaler能力本身,特別在教育制度外,透過公正的規則下進行的對決,彼此爭奪權利作為獎賞──讓這樣的決鬥制度得以存在。

 

每天每天置身於熾烈、緊張的環境,藉此培養騎士的智慧、勇氣,然後無比強韌的精神便唾手可得了。

 

騎士學校充斥激烈艱苦的鬥爭,所有騎士為了排名苦苦掙扎,如此過程中比起Chavaler能力,得到充分鍛鍊的精神甚至可能昇華至更高境界。」

 

「但現在怎麼了?決鬥制度變得形同虛設。而原因只有一個,因為某位絕對的Chavaler能力者,想把使她達到聖女地位的體制,極度完整而穩定地維持下去。

 

藉由聖女加護維持著主教堂附近的溫暖氣候,再由火車將充足的物資供應到聖女力有不逮的村落。

 

所以不把學生們推到無盡的競爭裡硬是提升作為騎士的資質,仍能延續人類社會。

 

「真是非常安定的社會哪,真是和平得很哪,所以不再發展。」

他強調地說。

 

我想粉碎這和平,所以回到學校來。

 

之前不過是迷惑混亂的學生們臉上,首次浮現不安的表情。

 

「我是今年入學學生337名中排最末的第337位。因此我是這騎士學校……不是,是相當於主教堂全體中最下位之人。」

 

彷彿嘲笑著眼前陷入混亂的學生們,他說道。

 

「但我會通過決鬥實現下剋上,爬升至主教堂的頂點。」

 

大禮堂內全體學生彷彿被抽打一般,聽到這番充滿衝擊性的話。

 

「當然,這不是要成為一般學生達到的最高地位──學生會長的意思。」

然後,他堂而皇之宣佈。

 

「我會通過決鬥實現下剋上,將立於世上頂點的聖女篡奪,到達新的頂峰。」

 

「當場把那反逆者從講台上抓下來……!」

雷丁沙疾呼。

 

失策了。應該按捺好奇心把這傢伙拿下的。

讓他在主教堂吐出如斯髒言而沒即時處理,真是我一輩子最大的失策。

 

「我所說的並非瘋話,現在來證明。」

 

講台上的由希.利比利絲做出奇怪的舉動。

他微微向旁邊動著,好像被什麼拉著般移動手臂。

 

然後,所有人明白了。

明白為什麼至今所有燈熄滅,只有微弱的一道光照射講台中央的理由。

不是為了使獨自站在講台上的自己顯得威風,

而是為了這齣演出。

 

Picture 

 

「不、不會吧……」

雷丁沙抖著小聲說道。

沒有錯。現在就要把那少年,名為由希.利比利絲的人……

 

「首席新生……伊莉絲.美拉狄耶……?」

 

被藏在陰影的模樣,依照由希.利比利絲的意思曝露出來。

曾經美麗的黑色秀髮被弄得亂七八糟,端正的臉龐也被髒水和塵埃玷污。

包裹那完美體態的制服撕得破破爛爛,覆蓋豐滿胸部的黑色內衣都曝露在外。

除此之外,她項子上扣上絕不用在人身上、黑色皮質的狗項鍊。那狗項鍊連著鐵鍊,鐵鍊一端握在由希.利比利絲手上。

 

「在我腳下的女性正是伊莉絲.美拉狄耶。本來身為新生1位的她現在只是在講台上爬的女子。」

一邊這樣說,由希.利比利絲一把扯過鐵鍊,少女呻吟的聲音都沒有地往前倒下。

失去焦點,茫然望向虛空的那雙眼眸半點生氣都不剩。

她受盡一切蹂躪的模樣看起來無比煽情。

 

「她昨天晚上,直到今天清晨,和我作過六次『決鬥』,然後飽嚐六次敗北。結果不單1位的特權,連作為人的一切最基本權利都被我搶光了。我要她死就死、活則活,做什麼都……隨我心意。」

 

現在所有人都明白了。

少年是玩真的。

 

「然後,聖女.羅依娜都將一模一樣。」

 

在顫抖著的眾人面前,他如此宣言道。

 

雷丁沙再也忍無可忍。

就這樣跳下去吧,一定要把那精神病人處刑。就算用上Chavaler也要收拾他。

 

但雷丁沙最後還是動不了。

 

因為她驚覺旁邊座位上坐著誰。

 

Picture 

 

「很有趣呢。」

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在這裡呢。

 

「雷丁,這次的新生真是與眾不同哪。」

 

在此有位沒有表情的少女。

銀色頭髮由白色頭飾所裝飾,沒有表情的少女。

世上最高潔高貴的少女。

 

「主教堂的聖女,羅依娜.安.艾絲艾爾。」

講台上的由希.利比利絲宣言道。

 

我會到主教堂的頂點,將妳據為己有。」

 

丁點顧忌都沒有,自信心強得教人感到邪惡。

 

「真的,真的很有趣喔,雷丁。」

在慌亂的雷丁沙旁邊,她再一次輕輕說道。

 

「這樣的事都發生了,好有趣喔。」

「別、別擔心,羅依娜。我現在就把那反逆混蛋的咽喉給……」

「哎呀,為什麼要做那樣的事呢?」

 

她歪著頭說道。

「在主教堂,比誰都無法容忍無法行為的不就是雷丁嗎?」

「那新生可是一宗罪都沒有犯喔。不就是從決鬥獲勝並奪走其他學生的權利嘛。在講台上發表演說的事如果持有新生代表的權利,就沒問題了耶……啊,隨心所欲把燈關掉可算一宗罪嗎?」

「可是……!」

 

雷丁沙即使把聲線提高,她卻連裝著聽一下都不幹,直接背向雷沙丁。

「所以說嘛,萬一雷丁要對那位新生做什麼的話……得依合法的法子去辦。」

聽了這番話,雷丁沙總算理解她要說什麼了。

 

「羅依娜,我明白啦。」

 

雷丁沙以冷靜的表情側著頭。

「合法的法子,主教堂有什麼合適的規例呢?」

「當然有嚕。主教堂可是法則國家呢。這不是雷丁這陣子一直強調的嗎?」

「對對,知道了。」

 

雷丁沙再一次俯視講台。

對已經離席的由希.利比利絲憤怒盯著,嘟嘟嚷嚷道。

 

Picture 

 

「愚蠢的紅毛……自己幾兩重都不知道、囂張亂吠也就到今天為止。」

 

我居然會對連規矩都不懂、野狗般的混蛋感到威脅,即使僅有一瞬間,真為自己感到羞恥啊。

身為騎士學校的學生會長,得有學生會長範兒……用冷靜的態度給問題兒童處罰就行了吧。

 

「由這刻起,主教堂所有騎士都是你的敵人,由希.利比利絲。」

 

故事開始了。

如同由希.利比利絲所言,對聖女都市.主教堂的侵襲。

反逆的騎士篡奪聖女,不容發生的故事就此展開。

這是為了把比一切都重要的存在搶到手裡,可拋棄一切對世界發起反逆的故事。


[1]

原本在看上集的時候,以為這本書又是一本無趣的書
想不到之後居然有那麼令人意想不到的展開啊
感謝推薦

另:「現在所有人都明白了。
少年是玩真的。」

這裡的「玩真」應該是用認真吧


[引用] | 作者 456852 | 31st Aug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閱讀感在等實體書等得心焦啦啦~

玩真換成認真也可,謝建議!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1st Sep 2014

[2] Re: 哀
:

閱讀感在等實體書等得心焦啦啦~
玩真換成認真也可,謝建議!


可惜我不懂韓文
如果我慬的話,我也會在等出書的時候火速找途徑買下來看啊
唉,現在只能看台灣會不會代理了


[引用] | 作者 456852 | 1st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我會試著自己翻看看一些韓輕,等書到手後看看有不有趣~!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 1st Sep 2014